年度美男E呸呸

是只意识流学术狗,所以写的东西一点都不细腻打动人心,反而更有种“顶你个肺”的力度,尽显阳刚之美。
以上皆为胡扯

【叶橙】叶神笑了笑,说你这篇写的不行

*原作向,cp叶橙

*讲个我们兴欣真好的故事

*叶橙哪儿好呢,就是暖到止不住的想写,然而甜不过原作

*不喜也可进


H市记者站的常先有点愁。

最近一段时间不管是网游里还是圈子内,能写的材料都少的可怜。

上面不知民间疾苦的主编却丝毫不顾现实情况拍着桌子让他写点“有看头的内容”,常先就辩解说这个做不到哇,最近实在是风平浪静就连微博上都没几个选手发原创呀,就连黄少天也只是在刷“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而已啊。

主编当时就怒了说你这是第一天做记者吗?挖掘,懂不懂什么叫挖掘,以你和兴欣的关系,连点独家料都挖不出来我是不信的。

常先说,兴欣的莫凡在网游里爆过我拳套算不算独家?

主编:滚出去。

 

常先和兴欣的关系可谓非同一般。

他可甚至是跟兴欣老板娘陈果传过绯闻的人啊。……另外两位被传过绯闻的分别是罗辑选手和安文逸选手。

常先心说我好冤枉,而且就连自己被传被包养的原因都是因为想去兴欣挖独家……(然后失败。)

踏进兴欣网吧的时候,常先毫不意外地再次感受到上网群众们热辣的目光,还有“辣个小白脸又来了”的窃窃私语。

他握紧了他的小录音笔,好想哭。

 

“小常你这样不行啊,说要做采访的是你,然后现在你问我今天要讲什么话题?”陈果在兴欣会客室里谆谆教导着小记者。

“陈姐,什么都行,真的什么都行,只要是大伙儿爱看的独家消息,您就随意说,毕竟我们文艺工作者要做人民爱看的东西嘛。”常先真诚地盯着陈果的双眼。

看对面陈大老板还是一脸纠结,常先启发道:“陈姐不也是从很早以前就是荣耀的大忠粉了吗?那个时候您看新闻杂志的时候最喜欢看什么样的内容?”

 “八卦。”陈果毫不思考脱口而出,然而话一出口她又赶紧有点尴尬地解释:“呃……当然不是因为女玩家都是外行只想看热闹啥的……因为你想啊,想知道比赛结果的话能直接看直播和转播,战术分析吧,专家分析的咱也有时候不太看得懂,而网友分析一般到最后都会撕起来……相比之下一般大家都会喜欢看那些大神们很充满人情味儿的故事对吧。”

常先表示理解地点点头并进一步追问道:“那陈姐一直以来最关注的大神肯定是苏沐橙和叶神吧。”

陈果的粉属性现在在整个荣耀圈都不是秘密了。自从兴欣战队进入公众视线的那一刻开始,这个在背后默默帮助荣耀至高神重回顶点的美女老板就一直被人们所津津乐道加上津津乐八。

最后连陈果披马甲亲自上神领论坛手撕叶黑的帖子都被八出来以后,这位老板娘更是成了各路荣耀大神亲妈粉的偶像。

“是呀~我最喜欢苏沐橙了!”陈果乐此不疲地又强调了一遍。

“那您在从‘粉丝’视角变成‘上司’视角后,大神们在你心里的形象有了怎样的变化呢?尤其是对于叶神和苏沐橙两位成名已久的神级选手,陈姐也应该知道的更多,感触也最深对吧。”

常先也已经从闲谈中顺利找到了思路,并开始运用采访技巧不动声色地使话题逐步深入。

陈果这时却严肃纠正了常先的用词:“说啥呢,啥叫‘上司’视角啊,说真的我觉得‘朋友’视角比较恰当吧,你想啊小常,兴欣这么多人里边就你陈姐我起到的作用最小,哪儿能盖在选手们上头啊,兴欣是所有人的兴欣就没什么上司下司的。”

常先默默擦了一把汗,心想这真是真爱粉,纯666K的。

 

“说说叶修是吧,嗯这人从还不露面的年代开始你就知道的,画风特别嘲讽,就单靠荣耀比赛时候的公频发言就拉稳了多少人的仇恨。”

「然而据兴欣的老板娘说,兴欣前队长叶修在私下其实是个特别好脾气的人,或许用“温柔”一词来形容也不为过吧。」

不少读者在看到常先吟的这段文章后都一时手不稳,端的粥掉了捏着的钱包掉了抱着的女朋友掉了的人不计其数。


其实当时听陈果这么讲时,常先也差点没拿稳他的录音笔。毕竟他也是亲身经历过挑战赛酒店之夜叶冯陶鼎立对峙的见证者之一,对叶修掀起的各种腥风血雨记忆犹新的他自然也被“温柔”这个用词震惊了一下,于是赶紧追问道:“请问这具体是指……”

于是陈果开始幸福地絮叨着有关兴欣日常的点点滴滴,叶修是怎么指点乔一帆的,叶修是怎么支持安文逸的,叶修是怎么锻炼罗辑的,叶修是怎么帮助唐柔的,叶修是怎么嘲讽魏琛和方锐的,叶修是怎么嘲讽魏琛和方锐的,还有叶修是怎么嘲讽魏琛和方锐的……

常先:“呃……听起来叶神的温柔好像仅限于年轻后辈哈……”

陈果不满地反驳:“谁说的,叶修对沐沐也可好了。”

常先双眼中冒出诡异的光,嘿等的就是这个。

 

陈果又深思熟虑了好一会儿,一开口就把常先问住了。

“叶修真正生气的样子你见过吗?”

常先想了想,好像真的不管在言行还是处事上都没见过叶修跳脚发火。但是再转念一想又有些理所当然一般——这可是荣耀史上综合实力最伟大的选手,人这本身位面就和一般人不一样,哪儿犯得上去冲别人生气?但是“不生气”,或者说不在公共视线下生气就能说明这个人“温柔”了吗?

脑子里虽然瞬间转过了许多念头,但是回答时仍然是老老实实一个“没……”。

陈果叹了口气:“其实在他被旧嘉世往死里抹黑的那段时间,我都没见过他发火。真的,私下里他看上去还挺平静的,当时我可是都要气炸了。”

这个常先倒是真的没想到。

在他的观念中,现役职业选手们因为身为公众人物,自然会为了战队的形象去注意控制自己的情绪,但是人皆有七情六欲,生活也不会总是一帆风顺,私底下时选手们在遇到不满的事的时候肯定也和我们一样会发泄出来的吧。尤其是旧嘉世于叶修身上所使用的手段林林总总,让挑战赛后的路人观众都忍无可忍,当事人居然会不起波澜?意识到陈果绝不是简单这么一提,常先连忙接住话头。

“那么陈姐有见过叶神生气的样子吗?”

“我啊,我见过两次呢。”

“能不能分别谈一谈当时的情况?”

“嗯,因为其实叶修每次生气都是为了沐沐的事,所以我觉得这真的能证明他对沐沐多好。说来他第一次生气其实就是在公众场合,但是因为当时也许很多人没注意,就是挑战赛我们兴欣对嘉世那场,擂台赛的最后一场,记得不?”

常先飞快地搜索着自己脑内储藏的荣耀情报:“是……苏沐橙对孙哲平那场吗?”

陈果重重地一点头:“就是那个时候了。因为我记得,当时的电视直播镜头是锁定上场的沐沐的,并没有给我们兴欣选手席这边太多镜头,加上后来沐沐的行为挺吸引人注意力,估计就没几个人注意到当时叶修的细节。他那个时候的样子都把我吓到了。”

“那么陈姐是怎么注意到叶神当时生气了呢?”

“他的表情。我从来没有见过他露出过那样的表情。那个时候我更多是在替沐沐不得不替嘉世出战感到难过,而叶修突然就站起来直接去找陶轩了。”

常先想了想好像确实有这么回事,只是正如陈果所说,后来苏沐橙选择的决裂方式实在是太过激烈前无古人,以至于大众视线和舆论焦点都集中在了苏沐橙身上,反而没人在意叶修的行为了。

“叶修那时啊。”陈果叹了一口气。“他在心疼沐沐呢。”

常先选择了沉默,等着陈果继续说下去。

“他和陶轩谈完坐回来的时候,老魏还劝了句‘别冲动’,而且叶修居然点了点头——天哪你知道我当时的心情吗小常?冲动??叶修这人的画风让我根本没法把这个词跟他联系在一块儿!后来老魏跟我解释说,叶修在听到沐沐出场的顺位时瞬间就意识到,嘉世这是在拿比赛做要挟,她要么赢,要么身败名裂。你想,当时多少人都看好嘉世啊……沐沐那场如果输了,她的职业前途就差不多完了,但是赢了的话,可能情况就会变成她亲手把叶修带领的兴欣推下悬崖。当时沐沐起身的时候往我们这边看了一眼,外人看来可能像是面无表情,但是我就想到,她和叶修在一起打荣耀的时候从来都是笑着的。那时连我都能感觉到她心里多难过,更别说叶修了,他们可是一直在一起的啊……”

说到这儿,陈果声音甚至有点哽咽了起来。

“那时候,叶修毫无疑问生气了,特别生气,比他自己被旧嘉世那样对待时还生气。”她想了一下,打了个比方:“就比如你,当时武器是被莫凡爆了对吧。”

“嗯。”

“自己珍视那么久的宝贝,落到别人手里还没被珍惜,最后只被当做一件赚钱用的商品,你气不气?”

“我靠气死了好吗?!!!!!!”常先拍案而起。

“……我看还是啥时候劝莫凡给你道个歉吧……”——陈果。

 

常先也意识到这种陈年破事真心没必要再拿上台面,他对拾荒者莫凡的怨念已经早就没了,只是在陈果的引导下一时回想起了当时被爆的璀璨的那一刻。

于是他赶紧打圆场:“不不不不没事没事,我只是深切地感受到了叶神生气的程度,陈姐您别介意继续说,那叶神第二次生气是什么情况?”

陈果换上了一脸高深的表情:“是兴欣刚闯入联盟,沐沐转会兴欣的那个时候的事了。”

“咦?”

“具体来说,他那次情绪波动没那么剧烈。我跟你讲当时是个什么情况哈。”面前的陈大老板娘神神秘秘地说。

常先受到气氛感染,也稍微向前探了探身子。

“当时啊,就在我这个网吧,有个,啧……大众意义上的猥琐的货,抱了一大捧玫瑰花,在我们前台就要找沐沐来着。”

“嗬!”常先惊讶道,这料写进报道的话应该有挺大一部分读者会很感兴趣吧!

“当时我们兴欣的设施还挺简陋的,选手们直接就在网吧二楼训练,结果那天刚打完一场比赛,楼上他们正复盘呢,我当时也在一边儿听着,突然前台的小妹就跑上来一脸被吓到的样子喊我下楼,台上叶修正分析呢也被打断了,我也不知道啥情况还以为网吧被砸了还是着火了,就安抚她让她好好说。结果这姑娘也是慌的,张口来了句‘前台有个男的抱着玫瑰花大喊要见苏沐橙大神,‘我爱你’什么的喊得全网吧都听见了,有几个咱们队的粉都快跟那男的动手了陈姐你快去管管’。我当时站起来想说我去楼下看看大家继续复盘,结果看见叶修的表情,话就被噎回去了。”

常先:“叶神当时是……?”

陈果无意识抚了抚胸口说:“他啊,表情特别平静,还笑了。”

常先心想这不是听上去挺正常吗?而陈果仿佛看出了他此刻心里所想,严肃地连连摆手:“小常你是不是觉得这没什么?你!错!了!这简直不正常到极点了啊!”

“呃,陈姐您小声点儿继续讲……”

“哦哦抱歉……就是说,他那种笑容,不是你想的‘哦哟这个6’那种笑,是……呃……哎哟不行我描述不出来。”说着陈果就拽过来一张纸唰唰唰开始灵魂作画。“大概就这种感觉,你尽力感受下……”



常先也不敢说自己仿佛只感受到了王杰希,就含糊地“哦 这样 然后呢”地掩饰了一下。

“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办,就说要不要报警啊,结果叶修就说,不用报警,也先不复盘了,他跟我一起去看下。我当时就反对说这怎么行,大神选手随随便便出现在网吧本身就危险,更何况还是去跟个傻逼掐架,这事儿哪能让你上啊,但是叶修那个表情让人感觉,你说啥都没用。”

“那……当时苏沐橙大神什么反应呢?”常先喉头咕嘟地咽了下,小心翼翼地问道。

“沐沐当时也在场啊,一开始听说这事的时候特别惊讶看起来也有点反感,结果一看叶修这样她反而在打圆场,说哎呀人气高就是会有这种事啦什么的,还拉了下叶修手腕说‘继续复盘,好吗?’,但是叶修说这种人不让他死心的话,以后只会不断搅得你心情不好。老魏也是想的挺周全,就安慰沐沐说没事儿,让包子也跟着下去就行,其他人都留在这儿,‘就像挑战赛总决赛时候一样,老叶去揍人我们替他看着你啊没事没事’。”

“兴欣对女选手的保护真的很贴心啊。”常先忍不住赞叹道,陈果有点小得意地仰起了脸。

“哎呀,总归叶修生气了这事儿大家还是或多或少有感觉到,就放他一起下楼了。当时我就站到最前边,免得那男的想动手打人什么的,毕竟叶修和沐沐的关系你也知道嘛,这喜欢苏沐橙的男的有几个不把叶修当假想敌啊。”陈果回想着当时的场景,满是嫌弃地哼了一声。

“确实两个人情侣档的传闻从苏沐橙大神出道以后就没怎么断过……”

“是吧?我们来到前台一看,真的——巨——猥琐,抱着捧花贼眉鼠眼的,这货估计也认得我,上来就说啥深爱沐沐很久再不表白就疯了啥的。我当时就喷他,说你已经疯了吧,有你这么粉偶像的吗?我们这儿整个网吧都是选手的粉你看哪个是像你这样的?再在我网吧闹事就报警了啊!”陈果绘声绘色地描述着。“结果那神经病就开始冲我吼‘你懂个xx你xxx我xxx就要见苏沐橙这是老子的自由,你xx怎么知道女神不会接受我了你xx个xxx……’呃不原话复述了都是些没法听的粗话,你想象得到。”

常先听得也很入戏,赶快追问:“叶修大神当时什么反应?”

“叶修啊,他当时特冷的呵呵笑了两声,把我挡着他的胳膊拨拉开就冲那神经病说‘沐橙当然不会接受了,她就算只瞥你一眼你都得当领慈善知道吗?’,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当时都笑出来了,这人一向是一开口能气死个人!”

“对方当时……”

“那可不是当场就恼羞成怒了?玫瑰花往地上一摔,花瓣摔得到处都是,他冲叶修大喊‘那你怎么知道她不接受我?那你说说她会接受什么样的人?!’,我当时边指挥网吧的男员工想办法阻挡下那货动手,自己边拦住包子,让吓傻的小妹去打110。结果叶修倒是一点没急还点了根烟就简简单单说,‘有哥在哪儿轮的上别人。’”

常先心想,这操作就很牛逼了。

“结果网吧里群众估计早也看不下去了,他们也都知道刚比赛完我们选手是要复盘的,所以当时大家就一齐怒吼‘保护选手’,‘拒绝私生’,‘出去’之类的,那个猥琐男一看这阵势就灰溜溜的被吓走了。我们兴欣的粉丝真的特别好!”

“我们感谢过大家后回去楼上,一进门沐沐就担心地问‘没事吧’,叶修还是笑了笑说‘没事了’,沐沐看着他说‘真的?’,叶修说真的。沐沐继续看了他一会儿就突然笑了说那好吧。包子多嘴,特兴奋地说‘老大真的帅,一说自己是正牌男友对方就吓跑了哈哈哈’。当时叶修就训包子让他别乱说,然后大家起哄的起哄嘘的嘘,热热闹闹的这事儿就算结束啦。”陈果有点自豪地宣布这个故事的完结。

常先恍然大悟想起了某种即视感:“就像电视剧里那种,哥哥为了保护妹妹免于学校小混混的骚扰,就专门去告诉小混混他是她男朋友那种感觉?”

然而常先自以为准确恰当的比喻却戳到了陈果不知哪一处怒点,导致她啪的一拍桌子把常先吓一跳:“呸!哪儿来的哥哥妹妹他就是男pe……”

“……”常先。

“………………”陈果。

“陈姐你刚才是不是说了什……”常先。

“没没没没没没没没没没!”

“……”常先无表情脸内心波澜万丈。

陈果一脸崩溃,半天才憋出来几个字:“小常……这个……可不能报道哦……”

果然又是这样吗?!小记者在心里哭了出来。

 

「兴欣老板陈果表示,诸位大神选手在私下的关系十分融洽,尤其是叶修前队长在担起领导兴欣的责任的同时,也以不同的方式关心着诸位队员的各个方面,尤其也对一直以来的最佳搭档苏沐橙选手更是照顾有加。据本刊得到的独家爆料,叶修选手不管在场上还是场下都曾为苏沐橙选手的事使自己情绪剧烈外露,这也相当不符合叶修选手一贯在公众视野中出现的形象,在听陈老板娓娓道来后笔者也是甚为惊讶。结合两位选手一直以来不绝于耳的情侣档暧昧传言,加上兴欣老板对二位日常的各种描述,这无疑会让一直以来关注荣耀职业圈的所有人更加好奇他们会有怎样的未来吧。」

后日,常先把稿子递给陈果后,忐忑地等着她的点评。陈果翻来覆去看了几遍皱皱眉说:“小常,你这个……没干货啊。”

这怪谁啊!常先委屈巴巴地捂住了肺:“……还不是因为陈姐你不让我写叶神和苏沐橙大神交往中的事!!”

“谁说不让你写了,知道了就写呗。”

“你当时可不是这么说的!”

——而且你当时也不是个男人嗓音……咦等等。

常先咔咔咔咔地石化扭头。

卧槽,叶叶叶叶叶叶叶叶修!

叶修叼着烟不知什么时候开门进来了,脸上带着微笑。

就这种。



“你声音太大了,我在外边刚好路过,听见你叫我,就顺便进来看看。”这个荣耀史上最伟大的选手和善地解释道。

常先想了想,他能怎么办呢他也很绝望啊,但是果然这时候还是认怂吧。

“叶神我什么都不知道,真的你也当什么都没听见好吗。”

叶修反而一脸放松地摆摆手:“反正是早晚都要被人知道的事,你现在报道出去的话,我们以后反而也不用担心被哪家乱七八糟的记者瞎带节奏了。写吧没事儿。……诶对了顺便再给你来个买一送一,独家内幕大新闻。”

记者同志难以置信地心想:天哪我真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

叶修:“沐橙这赛季以后打算退役,然后我退役时候就跟她约好了要等她,至于等她做什么,小常你也聪明人,猜得出来吧。”

“结……结婚?”

“对嘞。”

常先紧张,常先激动,常先兴奋,常先感谢太阳。

自己一开始跟兴欣这支队真是押对了!!!常先当场就想感恩大佬连流行泪都是爱他们的形状。

然后就听叶修说:“但是为了避免引起队内情绪不稳定,结婚这个暂时不能写哦~”

 

 

哦。

 

 

常先回记者站之后,发了条只有自己可见的说说。

“叶橙要结婚了叶橙妈的要结婚了啊!!!!!!!!”

然后看着这条树洞说说怨念到泪流满面。你说为什么总是知道的比谁都多就是不能写呢。

 



END


评论(46)

热度(4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