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美男E呸呸

是只意识流学术狗,所以写的东西一点都不细腻打动人心,反而更有种“顶你个肺”的力度,尽显阳刚之美。
以上皆为胡扯

【叶橙】为了迎接不知何时就会开幕的恋爱也许提前练习一下亲吻自己拇指和食指之间的虎口比较好噢。

*想到就写出来了的流水账,叶橙。

*未交往?交往中?不 无所谓的 这种前提对叶橙的相处来说一点都不重要。

*那就设定为互通心意的当天吧【毕竟是叶橙

*去踏麻的作业。



苏沐橙在兴欣训练室里有点不好意思地指了指自己的喉咙并摇了摇头,一旁叶修咬着没点燃的香烟含糊不清地帮她解释:“沐橙喉咙痛,暂时不能发声了。”

迷妹老板娘自是第一个心疼地冲过来嘘寒问暖的人:“天哪疼的厉害吗沐沐?怎么就突然喉咙坏了?着凉还是上火还是炎症?吃辣了还是鱼刺划着了?吃药没?今天要不就休假吧别撑着啊!”

苏沐橙有点哭笑不得地摆摆手,然后把手半握起放在嘴边一仰头,又比了个大拇指。

“就是说,身体没什么大碍,也已经喝过药了,今天的训练完全不会耽误让你放心吧。”叶修向陈果解释道。

“这样啊……真的难受就别撑着,身体重要啊。”陈果眼看还是有些放心不下,拍了拍苏沐橙的肩又强调了一遍。

一旁的方锐也作心好冷我好痛状:“所以说今天我们的训练室里要失去一个声音婉转好听的沐姐姐而迎来一个沉默寡言的周泽楷么?”

“恐怕还要加一个小江。”叶修说。“今天就由哥来担任沐橙大大的私人翻译了。”

唐柔一脸担心:“就算这样也会有些不便吧。要不然……我们今天的训练主题也改成练习如何主动配合枪炮师的策应好了,这样沐沐也不用开口交流也没关系。”

苏沐橙眉眼弯弯地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双手握拳看着唐柔,最后摊开一只手在另一只手背上揉了揉。

叶修看着苏沐橙,发现姑娘也有点小期待的看着他。

“呃……没关系按照原计划训练就好,沐橙会加油的,……,大家累了就做做手操。”

苏沐橙撇了撇嘴,竖起一根手指摇了摇。

叶修哭笑不得:“哎哟我说……你故意的?”

苏沐橙眼睛亮晶晶地点了点头。

叶修:“……好吧,沐橙说,咳咳……‘我会加油的~柔柔~’。”

一时唐柔产生了半秒的僵直效果,其他人都忍不住露出了嫌弃的表情。

 

就算不能说话,却也确实没有对练习产生多大影响,毕竟在真正的比赛中选手之间也是没有言语交流的。

但是一场战斗过后的复盘就成了大难关。

方锐想模拟在地图的某个转角处与沐雨橙风呼应的各种可能性,录像啪的暂停住就指着一处在屏幕上比划:“刚才实战时在这个巷口的地方,要怎么防墙的那边可能存在的阵鬼的埋伏?冲先头的沐雨橙风除了弧翻拉视角和迂回上房抢高之外还有没有别的选择?在这种环境下一个鬼阵兜下来沐雨橙风很容易着道,海无量和毁人不倦如果要救援沐雨橙风的话很容易被鬼阵所制,一不小心说不定就全陷进去了。”

苏沐橙手指抵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伸出手在屏幕上比了个弧线,又指了指眼睛。叶修代为解释:“沐橙说,但是这时用刺弹炮从墙体上空覆盖过去的话,对限制敌人没有太大作用,反而会暴露距离失去先机,还可能直接浪费一个cd。对吧沐橙?”

“但是抢高也会暴露枪炮师的身影啊,加上鬼阵的对空封锁,不如说是相当容易造成不利,相比之下弧线冲出然后靠枪炮师的攻击距离优势直接怼说不定反而更好,”方锐认真地接下话。

“对啊,反正都是暴露枪炮师,那和刺弹炮破伏然后直接交战有什么不一样?”罗辑提问道。

苏沐橙指了指对面的唐柔,双臂交叉摆了了X,然后指指同队的莫凡,指尖从屏幕上的一处地面绕到了墙对面,然后指指方锐后手掌向下一推,随后一串利索的抓头抹脖子的动作。

“沐橙说,如果选择直接平地冲出,当对面攻过来的的寒烟柔时就会很不利,豪龙破军能使她在瞬间抢到沐雨橙风的身边。相比之下选择抢高的话,枪炮师可以吸引相当量的注意力,加上对方的阵容是阵鬼战斗法师和召唤师,会选择的攻击方式也就被限定到了一定的范围之内。比如召唤师调遣雷鹰和小飞龙的可能性极大,战斗法师只有伏龙翔天的对空抓取相对好用,阵鬼倒是有一定的对空封锁能力,但是沐橙对战阵鬼的经验和优势都十分丰富,并且情况实在棘手的话还可以飞炮撤退。这种情况下最理想的配合就是,利用对方注意力可能更多放在沐雨橙风身上的这个空当,莫凡可以用地心斩首术潜伏到墙的对面执行绕后攻击,而海无量的地雷震也可以发挥类似鬼阵的范围攻击的效果,是吧沐橙?”

 “不对不对,万一对手直接全冲沐雨橙风去了的话我这地雷震不就白放了?”方锐质疑道。

苏沐橙再比划,叶修说:“沐橙说,首先这种情况只会发生在对方没有半点提防埋伏的意识的前提下,几率很小。其次如果真的沐雨橙风一拖了三,这样你和莫凡就相对安全,不就也算是达成最初的目的了吗,蠢点心。”

然后又补了句“最后一句是我说的,不是沐橙。是吧沐橙?”

方锐终于忍无可忍,他悲愤地一推键盘:“靠还能不能当队友了!不但被人身攻击还要被心灵攻击有没有人管管啦!”并嘤嘤嘤地跑出了训练室表示要去拿点点心治愈下。

叶修问其他人:“他这是怎么了,被叫个绰号就这么受伤吗?”

老魏哐叽砸来个大白眼儿:“呸!老夫都看不下去了,这可真tm无形被秀最为致命啊。”

苏沐橙戳了下叶修的胳膊,后者一脸背锅般的忍辱负重:“好好好我的错,下次注意,这样总行了吧沐橙?”

“哎哟喂老夫的心灵也…”魏琛一声惨嚎。

 

当时大家还觉得这是因为叶修本身就拥有超高的战术素养,加上熟悉彼此的战斗习惯才能对苏沐橙的手语做出那么准确的解读,结果练习结束后众人才见识到这对最佳搭档的默契有多么丧心病狂。

苏沐橙端了个碗去找叶修,叶修笑了笑说:“香菇炖鸡味儿是吧。不行。嗓子不好就老老实实喝粥听到没?”

苏沐橙放下了碗,叶修语调稍微拔高了几分:“不想喝也不行,多大人了还闹别扭呢?就算嗓子疼也不能什么都不吃啊。”

苏沐橙又端起了碗,叶修轻轻弹了她脑门一下:“听话,知道你想吃香菇炖鸡,但是现在吃泡面只会让喉咙更疼,等你好了再给你做啊。”

苏沐橙又气鼓鼓地放下碗,叶修低声笑着哄:“这不是为了让你赶紧好起来吗,这都一天没听见你喊我了,别扭得慌。”

远处一群兴欣人看的集体发愣。

 

训练全部结束后的自由时间,苏沐橙把自己椅子往叶修的电脑旁拉了拉。“……哎我说你在自己电脑上看呗。”

虽然这么吐着槽,但叶修还是二话不说把荣耀窗口缩小一半,熟练地点开浏览器:“接着昨天的看?”

苏沐橙点了点头想把手伸进衣兜,结果叶修眼尖一把抓住:“瓜子这几天都不能吃,上火不知道?”

苏沐橙悻悻地抽回手开始傍着他看剧,叶修边打荣耀还边点评说这次的男主也不怎么样嘛,都跟女主在一块儿那么久了怎么还能搞出这种误会,啧啧弱爆了,怕是对女主根本就没上心吧?

这画风再次让远处一群兴欣人看的集体发愣。

“不愧是前辈。”乔一帆说。

“太佩服了,我永远也做不到。”罗辑说。

“这就是我们的队长吗?”安文逸本是霸图粉,叶修实在不会是太让他喜欢的那个人,但是现在,转粉已经转得差不多了。

“……”莫凡没有说话,但眼中同样充满了惊叹。


直到训练室就剩叶修和苏沐橙二人,电视剧也接近了尾声。女主角在最后一幕只身在车水马龙的街头彷徨着叨念“我们在一起的那么久到底算什么,你为什么就是不懂我呢?!”

然后片尾曲响起,字幕说欢迎下周继续收看。

叶修感到一旁的苏沐橙直了直身子,也就不经意地问了句:“片尾曲不听了吧?”

苏沐橙摇摇头,静静在一旁坐着,看着那双灵活的手敲击着键盘,屏幕里君莫笑辗转腾挪的毫不华丽,却让人感到势不可挡。几分钟后副本boss终于倒下,叶修的双手离开键盘舒了口气,然后转向一直注视着自己的姑娘:“好了,怎么了?”

苏沐橙伸手握住了叶修的手,举到自己脸颊前面眷恋般地蹭蹭,抬起头对上含笑意的眼睛,她也笑了并用口型说:“叶修。”

“哎,在呢。”

苏沐橙想了想,觉得做口型或是手语还是太过麻烦,于是她站起来,叶修也不言不语,仰着头笑着继续看着她,结果却被面前的姑娘轻轻抱住。她柔软的长发垂下来挡住了一片灯光,叶修还没来得及惊讶两人间的距离就感到了对方也很紧张的嘴唇贴上了自己的。

瞬间暴击。

啊……来不及搜教程了……

直到苏沐橙脸红红地跑出了训练室的时候叶修都在懊悔——就算是初吻也不能僵硬成那样啊好歹脑内也不是没模拟过啊?

而且最惨的就混乱状态下的自己想要回应沐橙的亲吻时却不得要领,最后模仿着刚才的电视剧的样子把嘴一撅,“啾”的一声就十分尴尬。

荣耀教科书现在把脸埋在手掌里不想抬头。

然后他想了想也没那么糟,总比吧唧一声要强上不少啊。就这样,想着想着叶修就笑了起来。他想苏沐橙怕是也不知道自己想了多久该怎样确认两人相互的心意,结果问题就这么出乎意料又顺理成章地被不能说话的姑娘用行动解决了,漂亮。

被注定的人们总会有那么一刻意识到,“身边有你真是太好了”。

 

END

评论(35)

热度(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