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美男E呸呸

是只意识流学术狗,所以写的东西一点都不细腻打动人心,反而更有种“顶你个肺”的力度,尽显阳刚之美。
以上皆为胡扯

【叶橙】情人节的玫瑰比平日要贵上不少建议理智消费

*没意思而且跟荣耀没什么关系

*设定是原作背景退役后水到渠成的老夫老妻,说ooc也是ooc的

*和……情人节(看了眼日历

*有长篇幅的不相干的路人们的流水账故事

*本篇前后画风不一致注意

*tag作乱的都是傻逼。





*感谢我现在的专业天天学术开车让我终于考了驾照

ok的话就请。





------------------------------------------------------------


“今年情人节想去哪儿玩?”叶修问道。

苏沐橙的答案有些出乎人意料:“晚饭后咱们去广场那边卖花吧?”

叶修无语了一下:“啧…你看你鬼点子怎么就那么多呢。”

 

购入新鲜的玫瑰花用了他们两人的半个下午,一共只订了99支最普通的红玫瑰。苏沐橙还非要坚持检查了一下花刺是不是都有削干净,然后九支一束地细细包好,一来二去就折腾到了日暮乌啼的时分。

退役人气老选手叶修叼着烟,靠在一旁打量着正在一层一层把自己裹起来的退役界新人苏沐橙,偶尔睁着眼插两句话——“你围几条围巾都好看。”

“外套不错。”

“口罩别把自己闷的太严。意思意思遮住脸就行了。”

“胖?谁说的,哥去找他荣耀单挑……可不敢再节食了啊傻丫头。”

虽说这些个不着四六的评价偶尔也会给苏沐橙一种“这人在事不关己闭眼夸”的猜疑,但是那语调中却怎么听都能听出满满的诚意来,想吐槽也莫名地无处下口。于是苏沐橙哼了一声决定不再认真思考他的意见。

最后连荣耀37连胜的男人也被围上了一条暖烘烘的柴犬围脖,还被安上了一个奇怪的墨镜后,苏沐橙终于满意地点点头,右手一桶花左手一个叶地准备出门去。

叶修无奈又忍俊不禁地接过了满当当的花桶,反牵住女孩的手。

“沐橙大大您这花准备买多少钱一支啊?”

苏沐橙又把这只胳膊挎紧了点,表情有些许期待:“不要钱的,让客人给我讲一个他和被送花的人相爱的故事就好啦。”

 

然而事实是,虽然裹得严实的叶修和苏沐橙不怕冷,但是其他人怕啊。

当代的小情侣们也和前些年不一样了,有咖啡厅或是KTV能坐坐的话,谁会大冷天想不开在广场轧路。广场的人并不多,零散的几对也并没有从小贩手里买花的意思。

“失策失策……”苏沐橙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毛绒绒的后脑勺。

叶修想了想,从嘴里取下燃了一半的烟掐灭:“不是你的锅,怪我公共场合吸烟,把人都呛走了。”

苏沐橙眉眼弯了弯,却便不再多说。


其实苏沐橙在以前小时候曾经偷偷卖过一次花。

那也是个情人节,当年的情侣还都很遵循基本法,他们挤满了广场的各个角落,在夜幕的掩护下纯洁地打情骂俏,偶尔会被一两个卖花的小孩举着红玫瑰缠上。

“‘大哥哥你给这个漂亮姐姐买一只花吧,她肯定会高兴的’。”苏沐橙回忆着当时被她念得磕巴的台词。

“当时是我班里的好朋友拉我一起卖花的,她说学校里好几个人都通过卖花赚了一小笔零花钱,因为玫瑰进价不高,但是在情人节那一天可以以高几倍的价钱卖出去。”

“嗯。”叶修听到了这段往事,神色却不甚惊讶。苏沐橙皱了皱眉不由得脱口问道:“难道你早就知道了?”

“知道啊。”

“不应该呀?那天我记得你和哥哥接了一个线下代打,没空接我放学才对……”

叶修轻描淡写:“嗯,当时雇我们游戏里揍人的客户就是拐你去卖花那个小姑娘的哥哥。他跟我们说的。”

“……”苏沐橙面无表情地想,是不是其实我每次想揭过去的黑历史你其实都看到过。

叶修却似浑然不觉,继续扯着当年:“当时哥就在远处看着你呢。看见你脸明明都害臊红了,还努力举着花冲人推销的样子,就突然不太忍心逮你回去。”

“哦,那当时你是怎么想的?”有点尬的女孩儿语气干巴巴,暗闹着小脾气。

“我当时就想啊。”叶修突然把脸凑近。“那花如果都是给我的就好了。”

“叶——”

还没来得及控制脸上突然飙升的温度,苏沐橙就感到自己的脸侧被眼前人呼出的气体轻轻擦过,好像有一层绒毛都不安分地炸起,尔后是低笑的声音近距离撞击着耳膜,她感到自己握着玫瑰的手被叶修拉住,然后这人冲着花呼哧就一个深呼吸。

苏沐橙也是跟着一个深呼吸,她感觉心跳有点过速。

“你、你干嘛啊突然……”

“作为一个奸商,哥决定先把你花里的香味都吸完了再卖给别人。”叶修语气里居然还有点儿得意。

苏沐橙眨巴眨巴眼,硬是把“叶修大大有点蠢哦”的吐槽又咽回了肚子里。

就算有点蠢那也是我一个人的。她蓦然欢快地想道。于是也没多想地挤兑了一句“我可是要做良心买卖好商贩的,你把玫瑰的香味都闻走了我还怎么卖啊”,就突然很没有偶像包袱地喊了一嗓子“情人节玫瑰免费送啦!”

叶修在旁边闷闷地挑着嘴角,心想谁要吸花了,哥是想吸橙来着。

 

大概是“免费”二字吸引了寥寥数人,渐渐地有几个人好奇地上来问了句“真的是不要钱送吗?”

苏沐橙抓紧时机趁热打铁地说:“对的对的!其实这是今天白天在公司被一个讨厌鬼送的,本来想扔掉又觉得玫瑰花挺无辜的,就觉得不如送给有爱的人啦!”

这随口瞎编的理由却意外地被众人接受。顿时路人中有一个女孩就扯了扯身旁男朋友的袖子,还有几个人似乎有些犹豫,似乎是觉得很有意思,却又不知道要不要把自己的故事讲给无关的人听。还有性格比较外向的人已经开始兴致高涨地与身旁的陌生人交头接耳,叶橙两人听到了一些类似于“哥们儿,相逢就是缘,不如买一扎啤酒大家一起开个露天故事会?”“这么冷还露天喝酒哥们儿你怕不是傻吧”的对话,忍不住哑然失笑。

终于,有一个男生站了出来,有些犹豫地开口:“那我先讲一下我的……?那啥,不太有意思,挺无聊的……”

“没事没事!”苏沐橙赶紧招呼。“我们每个人都会好好听着的!”

男生作为打头阵的,稍微有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梁。人群中有个女孩脸红彤彤地埋在手掌中,指缝间却透出了明亮又有些期待的眼神。

“我要讲的很普通。我们是高中同学,她是数学课代表,我当时数学特别垃圾,每次晚自习下课要交的练习卷都交不上。如果卷子没收齐的话,课代表就也不能回家,当时每天都因为这种事把她耽误的很晚……我那时候就整天刷拉刷拉挥着白卷求她:‘课代表大大,发发善心救救可怜的同学吧——你卷子赶紧给我抄下行不??’,然后她每次都教训我,语气特别义正言辞…‘现在知道可怜了?赶紧好好补习还来得及,高考考场上可没人给你抄卷子了!’”

男生翻阅着自己的记忆,眼神有些悠远,方向却是定定地落在人群之中的那个她的身上。

“结果高考就真的没考好。”男生咧嘴一笑。“但是我当时没良心呐,我不在乎啊。当时还是中二期,就觉得天地何其大,哪儿哪儿不能飞?但是唯一让我感觉心里突然空荡荡的事就是,课代表大大要去一所我只能仰望的大学就读了。想到之后要见不到她了的时候,就突然,有点懊恼,自己怎么就没好好学习呢。或者,她的成绩怎么就不能再差那么一点点呢。”

人群中的那个女孩听到这儿,终于撤下手掌扑哧一声边笑边吐槽:“诶你说你这人怎么就天天做梦天上掉馅饼呢!”

男生从苏沐橙手中的桶里抽出一小束花,笑嘻嘻地走向她:“但是馅饼这不就掉下来了吗。”

人数不多的围观人员的起哄声中,苏沐橙故作老成地叹了口带着笑意的气:“唉……年轻真好。”

叶修小声说:“你也不老。”

苏沐橙吐了吐舌头:“当然!本姑娘永远芳龄二……”

她本想说二十,中途却被叶修截了话茬:“二九十八。”

苏沐橙暗暗心惊:说话太油嘴滑舌的男人一定需要提防!

男生转身对两人喊道:“谢谢你们的花!”

“不客气~”苏沐橙开心地答道。而后转身对叶修:“看!我的主意有意思吧?”

叶修看着她仰着脸的灿烂的眼神,一边给她紧了紧围巾一边顺着哄:“是是是,跟你在一块儿什么都有意思。”

苏沐橙感觉围巾裹得太紧了,好像有点热。

 

有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那就会有第二只第三只螃蟹。

下一只螃蟹是个女螃蟹。

“我老公嘴笨还怂,我来替他说。”这个姑娘浑身上下都透着爽利劲儿。在几声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群众的yoooo中,她先从苏沐橙那里接过了一束玫瑰,然后转身直直走向之前在她身边的男人。

在男人“卧槽你又想干嘛呢”的弱弱的反抗声中,她掐下一朵玫瑰伸手别到了男人的鬓角:“怎么样诸位!我老公美吗!”

叶&橙:“……美美美。”

众人:“……美美美。”

这位被公认的美人儿手忙脚乱地把玫瑰摘了下来,捧在手里后又有些无措。姑娘一直笑吟吟地看着他,开始讲他们的故事。

“我和他啊,也是同学。而且是初中开始的同学呢。我从小就是大大咧咧的性格,被惹急了的话跟男孩子都敢动手打架,所以当时班里的小男生都看我不顺眼。有一次几个男同学合伙想给我使坏。然后啊……”

她笑了。

“然后他是我们班有名的书呆子,但是当时撞见那群男孩子往我椅子上放摔炮的时候,居然凭着正义感站出来阻拦了呢!呃虽然眼镜腿被那群混小子揍折了是吧。”

男人白净的脸上写着些窘迫:“这种事别当着别人的面……”

姑娘笑眯眯地不买账:“说出来也没关系啊~反正后来我帮你报仇了啊。这种事我可计较的很。但是我都没想到,平时说话都不急不慢的你居然会为了一个‘异类’出头耶……”

“差不多就得了……”男人还在试图做无用的阻拦,然而拦不住他女朋友嘴快——

“他说啊,‘你们凭什么因为一个女生不像你们心里女生该有的样子就要欺负她?’!哇超感动——”

面对手舞足蹈的女朋友,男人有些无奈的脸上却折射出一种温柔的表情。半晌等女朋友好不容易冷静下来了,他快速并且低声地说了句:“因为我也想保护你。”

然后飞速把即将二度起来嗨的女朋友连拖带拽地拉出了人群,另一只手里还握着刚才被插在耳边的玫瑰。

 

第三个人也是个姑娘。

她的告白声很轻,但是很坚定。

“我是认真的。我的爱是认真的。我谢谢你接受了我,但是更谢谢就算你在没接受我的时候,也没有用奇怪的眼神看我。最后终于和你在一起了,我很开心。现在我想说的是,我们不奢求每个人的祝福,但是我们的爱也是爱,和你们的一样。”

“我们在一起的故事很简单。就是有一天,我遇见她了。”

“好啦讲完啦,谢谢你的花。”她展颜对苏沐橙笑了一下,把花束塞进了另一个女孩子手里,然后在众人出声之前快步离去。

 

第四个人是个在牵着自己女朋友时,脸上会不自觉露出傻笑的男生。

“我们的相遇是在她的饮品店里。当时她调完一杯金桔柠檬递给我以后,我喝了一口喊了声‘卧槽这么好喝!’,结果破音了,她就被我逗笑了。后来就经常去她家买饮品,我都不用点单,她就会静静地调好金桔柠檬递给我。再后来……嘿嘿……就那么在一起了呗。”

“你看我把你的口味记得这么清楚,你记不记得我最喜欢什么啊?”一旁的女朋友调笑道。

男生一派自信地说:“你喜欢我嘛。”

然后在众人的哄笑声中接过一束玫瑰哧溜就跑了下去。

 

第五个人是位老伯,他掂着一兜面点步履匆匆本要经过,却在路过时被苏沐橙手里的花束吸引了目光,于是凑过来问了句:“小姑娘,这花怎么卖的?”

苏沐橙还没来得及回答,其他人就抢先多嘴:“她的花不是卖的,是免费送的,您看要不要给您家里太太带一束啊!讲一下您二位当初怎么在一起的就行啦!”

老伯听了以后有些局促:“这,哎呀你们年轻人……这有什么好说的?就是当年一起长大,后来就觉得,想娶回家的除了她就没别人了呗!”

苏沐橙也忍不住跟着旁人笑了出来。她取了一束花塞到老伯拎着的袋子里。

“抱歉啊伯伯,我已经想不出比白头偕老更好的祝福语了。”

 

第六个人是个小学生。

嗯,小学生。

他冲到苏沐橙面前,语气急促地说:“快,姐姐你先给我花行吗!不然就来不及了!”

苏沐橙:“???”

小男孩接过了花束,转身跑到不远处一个小女孩面前,语气骄傲地说:“拿着吧!送给你的!据说今天是男孩子给喜欢的女孩子送花的日子!”

小女孩后退了一步,抓紧书包背带一脸嫌弃:“我不要!你整天跟我哥哥吵架!我哥哥说你不是个好人!”

说完,她就在众人的目送中……啪嗒啪嗒地跑了。

小男孩:“……”

苏沐橙:“……”

其他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救命啊现在的小孩儿也太好玩儿了吧!!”

小男孩沮丧地站了一会儿,走了回来把花还给了苏沐橙:“还给你。我不需要啦。”

苏沐橙巧笑嫣然地把花重新塞进了他肉呼呼的手里,迎着小男孩不解的目光说:“你真的对她很好啊。我想她有一天会知道的吧。这花你拿走吧,因为我们已经听过了你的故事啦~”

小男孩的眼睛亮了一些:“谢谢漂亮姐姐!”

 

第七个人是一个一看就是不经常出门见阳光的宅男。

苏沐橙一开始还对他的故事饶有兴致,怎奈越听感觉越哪里不太对。

“我第一次见她,是在咱们市广场转播的大屏幕里。当时抬头看了一眼,正好是她的镜头,于是一眼就沉沦了。明明是个那么漂亮的女孩子,操作和打法却那么的凶猛,那种反差萌无可救药地吸引了我的目光。”

苏沐橙:“???这是什么操作?”

宅男继续声情并茂地朗诵:“后来我就开始追她的比赛看。有一段时间可能她的战队里发生了一些情况,她突然改变了一向的打法,看得我非常心潮澎湃。当时我的心中就油然而生了一种强烈的保护欲,我也好想登上那片赛场,和她一起战斗,把她的角色挡在我的身后……”

苏沐橙:“你说的该不会是……”

“然后我也开始拼命练习着荣耀,只希望有一天,能够站在女神的身旁——”

苏沐橙:“等等!”

“楚云秀!”

苏沐橙:“……。”

哦。

早说是秀秀啊。吓死了。

 

第八个人是个说话语气貌似不良少年的男生。

被朋友们推推搡搡到人群前的时候,他嘴里还在气呼呼地扬言说之后一定要揍这群胆敢御前造反的王八蛋损友。

被苏沐橙好奇的眼光催促了好几次之后,他看了眼手中的玫瑰花,终于有点不情不愿地开口。

“说什么‘在一起’的故事,可是我跟那家伙还没在一起啊。就是……一个傻丫头。明明全校都知道我是个惹是生非的混混,她还非要在老师面前替我辩解,说班里小富二代的电子词典不是我偷的,因为东西不见了的那节体育课,她一直有看到我在操场打球。”

表情仍然不耐的男生嘴角却不知不觉就勾了起来。

“最后那丫头跟老师争到差点把自己急哭了。这件事之后我就觉得,她挺好的。”

“这种事…明明我自己都懒得辩解,她却为了证明我不是那样的人而…这么拼。”

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几乎已经是气音了。男生站在原地稍微愣了一会儿状似思索,突然蹦出一句“操不想了,不就是表白吗!”

突然他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并按下一串数字,连一群损友的鬼哭狼嚎都抛在身后,一边抓紧玫瑰飞快地跑了起来。

 

第九个人是个女子。提起自己的那位,她的口气稍稍有些不耐烦。

“那是个笨蛋。”

“我年龄比他稍大一些,当时住在他家隔壁,也算是半个青梅竹马吧。他从半大孩子开始就不好好吃饭,饿的时候居然敢用一碗泡面就解决。这么想想好像从那时候开始我就替那个笨蛋操起了心,到现在也有二十年了。”

“后来我们在不同的地方上大学,我是一直没察觉到他是对我有意思的。直到有次放假,我回家的那段时间,有次正好撞见他又自己在家吃泡面。我当时就有点习惯性的火大,结果才刚开口数落了一句,他就突然说:‘感觉有点想你了的时候你居然正好出现,真不错。’嗯,拜他这句所赐,我才知道原来我跟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笨蛋是……双箭头。”

“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我其实还是比较开心的,想着,既然喜欢,那不就没办法了?”

说完这句以后,她对站在人群前排的一个人翻了个白眼:“你满意了?”

“我很开心。”温文尔雅的男子眼神中充满了爱意。

 

第十个是一位中年男人。他拉着自己一起来广场散步的妻子,此时一同站在人群前面,从苏沐橙手里接过了玫瑰花束。

“故事挺俗套,就是一对普通夫妻罢了,因为要一件一件的数的话哪里说得完……我的妻子陪我走过了很多风风雨雨。我们认识时间很长了,因为我的原因,她也受过不少委屈,当初在一起的时候也有一些不相干的人跳出来反对,但是我们心里都知道,这辈子就一定只能是对方了。”

“我在自己的事业中也有过低谷,但是在我最艰难的时候,她一直在用她的方式默默帮助着我。有时候我真是觉得……你是不是比我还相信我自己啊。”男人的声音中透着笑意。

“因为是你才去相信啊。”身旁的女子也笑着说。

两人对视了一下后,丈夫把花递给了妻子:“谢谢你和我在一起这么多年。”

妻子则是有点不好意思地答道:“我们之间还需要说谢吗?”

 

苏沐橙的眼睛全程亮晶晶的。他们身边也从最开始的寥寥数人,变成了现在的一小圈人。天气确实有些冷,有女生把手塞进身边男朋友的手心,也有男生把女朋友的手塞进自己的衣兜取暖。但是他们都没有离开,在认真听着每个人的娓娓道来。

真的就变成了一个小型的露天故事会。

她感到有人想取走她手中的花桶。顺着自己的手一看,是从中途开始就默默收敛了自己存在感的某前大神,也是自己的现男朋友。

苏沐橙悄悄蜷起了手指不让他拿走:“哎叶修你干嘛啊,还有最后一束呢,等送出去我们再走……”

叶修则回了她一个高深莫测的眼神:“谁说要走,故事还没听完呢不是吗。”

随着这句话钻入苏沐橙的耳朵,她看到叶修略略弯腰,把最后一束玫瑰花捞在手心,端详了一眼后满意地点点头,然后转身拉住了苏沐橙的手。

“最后一个故事,让我来讲吧?”

叶修的语气居然还带了那么点儿假惺惺的询问意味,没见围观群众都打了鸡血了么。

苏沐橙心跳蓦然频率飙升,语气强作平静:“你……讲吧。”

叶修清了清嗓子。

“我在很早以前的一天就遇见了你。那时候,你这么高——”他拿手一比划。“不省心,是个会背着你哥和我偷偷跑出来卖花挣钱的小丫头。因为你的事,你哥可没少数落过我不操心,是不是他还跟你说过让你防着我点儿?”

苏沐橙噗嗤一声笑了。

“之后,发生了一些事情。那时我可以有多种选择,但是我一样都没有考虑过,只想继续和你一起把那段难熬的日子过下去。因为我从来都没想过‘和你分开’这个选项。”

叶修的声音不大却吐字极清,但是他的眼睛一直专注地看着眼前有些期待又有些无措的女孩,似是想要把平淡无奇的一字一句都刻进她的心里。

“从相遇开始,我们就一直在一起了。我们遇见过很多事,也不得不短暂分别过一段时间,那段时间里,我知道你一直在努力维护我。你不想让别人对我有一丁点不公正的评价。沐橙,谢谢你。我也是一样的,在我这儿,没有人能欺负到你哪怕半点儿。”

无视掉围观人群听到他嘴里念出的名字后产生了多大的爆炸性效果,在一众人的抽气声中,苏沐橙眼圈有些发热,她抬头看着同样看着她的男人。

她张了张嘴,声音好似有些哽住,声线稍微有一点颤:“有什么谢的……”

叶修笑了笑:“嗯,那我以后就不说了。听你的。”

苏沐橙反握住叶修的手,定定地看着他:“还有吗?”

“有啊。多得很。但是你确定要在这儿说?你看大伙儿都开始给咱们拍照了,怕不是明天一早就要上电竞之家。”叶修有点促狭地摩挲着苏沐橙的手指,眉梢眼角挂着明晃晃的“还不快撤?”几个大字。

“嘿嘿……溜咯!!”

苏沐橙一对上他的眼神就想笑。两人交换了个眼神后拔腿就跑,把一众“卧槽是苏沐橙!”“卧槽那旁边的是不是叶神!”的嘈杂抛在了身后。百忙之中她胡乱扒掉了一层围巾回头喊道:“情人节快乐!”

脑中却平白冒出一个念头:其实那些玫瑰花的香味都被我身边这个人先闻走啦。

 



防翻https://shimo.im/docs/QTqPn9kjh7EuZeBC/

 

接下来是个不必早起的第二天。

睁眼前,叶修习惯性地先用手臂往身旁一揽,瞬时安心。他稍微蜷起了身子,缩进被子到和她齐平,感受着轻柔的鼻息拂过自己的鼻尖,悄声说道:“啊对了……沐橙,桌子上的玫瑰花,送你的。是哥昨天从广场一个卖花小姑娘那里买到的。”

“就放在那里吧,再陪我睡一会儿……”女孩子咕咕哝哝地,在被子下更朝着暖源凑了凑。

“嗯,再休息会儿吧,就在你旁边呢。没事儿。”

 

END。

 





TRUE END:“打扰老娘睡觉的爆炸!”

起床气女神殴打了前斗神。

(不存在的)

 

 

 

 

 

 

 


评论(23)

热度(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