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美男E呸呸

是只意识流学术狗,所以写的东西一点都不细腻打动人心,反而更有种“顶你个肺”的力度,尽显阳刚之美。
以上皆为胡扯

【弓凛】召唤祭贺文

食用说明:

*弓凛only,但是食用完毕的大家可能会怀疑po主是粉还是黑

*设定是战争结束后英灵们都留在了现世,多么粗糙啊但是请原谅。_。

*已弃疗,算个BE

OK?↓





    在这种关头,以这种距离,被这个人压制的手足无措的这样的自己——只是意识到这一点就会使头脑更加的混沌。

    啊啊,只不过是个Archer……


    被对方的主动紧逼到喘不上气的地步,眼中晕开水雾,在微微发抖,清晰地感觉到地心引力的存在,无法思考的大脑中却蓦然跳出“不是说接吻的时候要闭眼吗”这种不合时宜的小知识,远坂凛努力收敛意识,捕捉着面前的男人。

    明显比自己老道的技巧,富有占有欲和侵略性的攻击,一如从前夜巡时那般紧紧拥住自己的臂膀,垂下的目光也是该死的耀眼。

    啊啊,真不愧是我的Archer……

    凛更努力地将自己的身躯贴向了自己渴求的人,当嘴唇终于被放开,她用力喘息着补充了不足的空气后,按说明明该甩开这个无理的从者继续走开,此刻她却是奇异地遵从了内心,咬了咬牙说了自己从未想过的会被主动说出的话。

    “呼……继续也是可以的哦,Archer。”

    说完,目光似是不经意地一瞬飘向了卧室的方向。

    


    毕竟自己也是喜欢他很久了。

    聪慧如凛又怎么会意识不到自己的沦陷,只是一直以来的近乎偏执的自尊,让她即使是在圣杯战争已经结束的日子里,却仍然把自己置于“Archer的master”这个位置。面对盛气凌人的自己,那个男人也依然谦恭地保持着从者的姿态和自觉。

    哦恭是有的,谦还是算了。

    直到远坂凛自己开始感到不满足于这样的关系。

    凛自己也评价过,Archer会对和他自己有关的事很笨拙,所以换句话说,Archer对除他自己以外的人有关的事都显得……游刃有余。且不说被管理的完美无缺的远坂邸,包括和其他留在现世的英灵们的相处,和藤村老师以及间桐樱的相处,和路边某只小猫的相处,和某款叫做Archercat的游戏的相处……甚至连面对卫宫士郎,Archer他都能收放自如地送上一枚冬风般温暖的微笑。

    所以这种游刃有余反而成为了凛困扰的缘由。

    因为喜欢上这个男人是远坂凛自己的事,也就是说,是名为Archer的存在以外的,别人的事情。

    就算凛偶尔拍拍脸颊,鼓起少许勇气放弃微量优雅做出些点到为止的暗示,也都被Archer相当无意识地发展成了互相打嘴仗的展开,然后晚上把自己裹在被子里打滚,暗气这样的自己真是像白痴一样。

    差不多也该意识到我喜欢他了吧,差不多也该喜欢上我了吧这个笨蛋!凛大小姐已经数次冒出了这样的,相当无力的不满。



    今天是自己召唤出他的纪念日。

    再强势的少女终究也是少女,对日历上重要的日子没有反应……又怎么可能呢。

   “Archer。”沙发上的凛拍拍自己身边的位置示意着。

   “呐……有些话想说。

   “脑子里又出现了什么与远坂家家训背道而驰的奇思妙想……或者说是胡思乱想了吗,凛。”高大的男人摇了摇头道。



    关键时刻总会挂着掉链子debuff的大小姐本来真的是想要很温柔地与对方谈心的,她发誓。

    恋爱如战场,经过一番战斗的远坂凛不但没能拿下一杀,甚至连敌方的装甲都没有击穿。虽然平时两人的日常中就不乏互嘲斗嘴的相处模式,但是随着场合的不同,凛也不是一定就会像往常一样抱着双臂带着一副和善的微笑将对方镇压回去的。心里装着爱情的女孩子就像一汪泉水,平静时可以倒映出满月,而当涌起波澜时,则是……泉眼发洪水突突突突。

    凛努力地状似不经意引出了“在一起了这么久,Archer觉得我是怎么样的人呢”的话题,男人沉吟了一下给出了一点也不惊喜的回答。

   “会使唤人”

   “任性毒舌”

   “姿色不够”。

   “搞不懂哪里可爱了”

    列举完毕的Archer一如既往的等待着master炸毛然后自己再去顺毛的例行程序,结果突然就感到手腕被捉住然后传来一阵钝痛。男人有些惊愕地看着低头狠狠咬了自己一口的大小姐。

   Archer愣住了。

    他对这样的意外情况表示感觉头发都要愁白了。

    这种从没经历过的情况要怎么处理好呢?

   “凛,这样的你真是一点都不优雅。”感觉会火上浇油,方案否决。

   “凛,饿了吗,我去给你做点别的吃吧。”是个人都知道才不会是因为饿而咬人的吧。

   “凛,我好痛。”这么禽兽的台词能说出来的话还是不要做英灵了。

   “我的master突然咬人了怎么办在线等,急!”……台本拿错了。



    Archer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回答里伤人的那一面了。眼前的倔强的那个她,是了不起的魔术继承人,是无懈可击的凛,但她始终是个女孩子。

    意识到这一点,Archer无奈地摇了摇头:“看来只有把肉麻的真心话补全了啊。”

   “会使唤人但是我心甘情愿。”

   “任性毒舌,在我面前永远都是最真实的一面。”

    “姿色不够,勉强打个满分。”

   “搞不懂哪里可爱了,但就是让我觉得可爱的不得了啊。”

   “——这样的凛,正是我最合适的master,最完美的搭档,和最喜欢的凛呢。”最后Archer叹了一口气用另一只手轻轻抚摸着少女的头顶说道。

    听到这句话时手腕上的力道好像松了一瞬,但却又一颤一颤地继续加重力道,喉咙里还控制不住逸出了低低的类似呜咽的声音……噢脸颊亮晶晶的事实证明呜咽什么的并不是Archer的错觉。

   “凛?”Archer轻轻地念着已在胸中品味过千百遍的唤不厌的名字。

   “Archer……笨蛋。”少女终于抽了抽鼻子,不情不愿地松开,男人哭笑不得地看着手腕上一圈红红的小牙印。但比起这个,他相信接下来的重点是怎样让极度重视优雅的远坂家家主忽略掉她刚才极其呃,出人意表的举动。

    但远坂凛已经初步平复了情绪,因为眼睛还红着吧,她并没有直视自己呢。Archer想道,趁这个机会把话题岔开吧。

   “凛,晚上想吃什……”

   “Archer,手,疼吗。”

    ……

   “凛,我好痛。”这么禽兽的台词能说出来的话果然还是不要做英灵了。


   “你是在小看我吗,凛,我可是经历过无数战斗的英灵喔。”男人这样答道。

   “Archer,让我看一下有没有伤口。”

   “不必担心……”别开玩笑了,尤其那一圈小牙印还水汪汪的……凛会羞愧至死的吧。

   “啊啊这好歹也是人家的一种表达歉意的方式你就乖乖闭嘴接受就可以了!”凛也不顾眼角的潮红未退,以她一贯的强势抬起头……看到了Archer正在偷偷擦掉手腕上唾液的举动。

    ……

    ……

    直觉告诉他不解释一下会很糟糕。

   “凛,不是你想象的意思——”

   “这样啊,感觉很恶心吧。”

    双方的话语同时响起,Archer有些尴尬地停住。

    果然……被误会了。

   “好了,你可以开始笑话我了,这个梗也许可以用上好几年哦,恭喜了Archer。我累了,晚安。”少女的眼眶再度泛红,但她很快地扭过头,哼了一声就开始往楼上自己的房间走去。

   “等等,凛——”

    才不是觉得恶心,只是不想让你看到你自己有失优雅的罪证啊!


    虽然条件反射地追了上去,但是这时候又应该对她说什么呢?男人有些懊恼地想着,当时应该把手背在身后的。

   “凛!!”

    要证明自己的行为真的不是出于嫌弃,要让凛相信自己的言辞不是出于哄骗,要让凛接受自己是真的喜欢着她的一切这个事实,最快的办法就只有……

    抓住她的肩膀阻止逃走一般的脚步,狠狠地扳向自己,用力固定住想要甩开自己的身躯。

    然后直接吻下去。



    直到深吻分开后,自己的那个凛说出了想象不到的台词。

   “呼……继续也是可以的哦,Archer。”

    ……凛。    

    凛你知道这种时候的“继续”是什么意味吗?

    凛你是从哪儿学会这种台词的,魔导书上可不会有这种东西的。

    凛你……知道这句话有多不妙吗?


    不行,万一凛是无心之言,或者说只是不明轻重的玩火,或者说是气晕了头,但自己可不能就这么顺水推舟……哦不顺水推人啊,你可是个骑士啊!

    Archer内心掀起了滔天巨浪炮火硝烟。最后觉得——

    果然这么禽兽的话还是不要做英灵了。


   Archer深吸了一口气,抚在少女脸颊的手指抹过了湿润的唇角。

    “……凛,今天是你把我召唤到这个现世,也是我们初次相见的纪念日。”

   “诶……?嗯,是啊。”听到Archer突然说起这个,远坂凛有些不明所以地附和了一声。

   “呃,是时候告诉你我的秘密了,其实……因为你那不完全的召唤,我的某部分出了差错……”Archer以肃穆的语调叙述着。

   “这个我知道啊,是你的记忆缺失了一部分吧。能不能不要总是拿别人的失败说事啊,真的很气人哦Archer。”凛不爽地仰起头。

   Archer嘴角抽了抽,感到了自己的写作自断后路读作no zuo no die。但仍然硬着头皮继续说道:“不,凛,是另一个意义上的差错……记得吗,我被召唤时并没有出现在你眼前,而是——”

   “嗯,你是直接砸在了……”凛皱着眉头回忆着。“但是就算是天上掉下来的,你不是也行动如常吗,至少在我冲过来这么短的时间里你就有好端端地坐在那里等……”

   “其实我不是爬起来后坐下的,而是就以这样的姿势掉下来的所以……嗯……那个哪儿摔坏了,懂吗,所以今天我们先不要继续行吗……咳咳。”


       Archer自己都不忍心编下去了。他听到自己的理智在哭喊着“对自己好点儿行吗”。

    但是从凛通红的脸色震惊的眼神和愧疚不已的表情可以看出这个聪明的少女果然get到了重点。

    不愧是你啊,凛!

    凛的优雅教育让她能随时在各种场合作出最得体的反应。少女纤细的手掌覆盖上了Archer抚摸自己脸颊的手背,目光里直白地写着不弃不离。

   “Archer,这都是我的错,今天搁置的事情我们日后一定能完成的,相信我!明天我就去咨询最好的医生!”

    多么感人的一幕啊。主动申请残障背景的某人却觉得芒刺在背,以及男人的尊严在哭泣。

    做决定容易编借口难啊!凛你说的没错!我会在跟我自己有关的事情上很笨拙啊!不愧是你啊凛!


 


    Archer想要找个机会好好解释一番。他本来只是出于对凛的负责,但现在……男女之间的爱情怎么就发展到了人类的大爱无疆呢?

    凛在早上接过泡好的红茶后会对自己做一个打气的手势:“Archer不要自卑!今天的你也是最棒的!”

    出门上学时会握住自己的双手:“Archer,你放心,我会按时回家,不会让你一个人面对这个世界!”

    回家后会给自己一堆奇怪的,男性医院的传单。Archer心很累但是扛不住对面殷切的目光,不得不一张张看完。

    甚至有一天凛对自己说:“Archer,和你讨论这个问题确实有点不方便……我关系稍密切的的男生只有卫宫同学了,要不我让他跟你谈谈,或者Lancer?……Archer?为什么要把双剑投影出来?”


 


    Archer今天也躺平在他自己挖下的人生的大坑中。


             




END



wb→http://m.weibo.cn/1820744330/3805586187958849?sourceType=sms&from=1044195010&wm=5311_0001

评论(17)

热度(62)

  1. 中禅寺瑞穗年度美男E呸呸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Archer自己挖的坑自己填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