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美男E呸呸

是只意识流学术狗,所以写的东西一点都不细腻打动人心,反而更有种“顶你个肺”的力度,尽显阳刚之美。
以上皆为胡扯

【远坂凛生贺】

食用说明:

*弓凛微枪凛,剑组客串,士郎吐槽役,画风多急转

*可以说是召唤祭贺文的后续……本来觉得赶不上凛凛的生日了但是还是赶出来了液!脑洞来源于lofter上有一条回复说求继续,我当时就斯巴达啦!继续是指什么!励志故事之阿茶的康复之路吗!

*就算康复也是要付治疗费的,而po主却付不起。OOC注意

OK?↓


    卫宫邸。

    卫宫士郎略有些不安地扫了眼屋内端坐的客人,……和不知道什么叫端坐的客人。

    说着“所以说是有事商量啦”就毫不客气地进来自己家的红衣少女,和她身后紧跟进来的吊儿郎当的蓝色骑士。

    优雅地喝茶的远坂凛,气势无懈可击的Saber,笑嘻嘻地看着凛的Lancer。

    怎么看这样的阵容都很奇怪啊喂!

    一个是捅死了自己的人,一个是把被捅死的自己救活的人,一个是挡住了想再来捅死自己的人的人,你们要一起玩儿的话有考虑过在场的我的心情吗!卫宫士郎腹诽着。

    屋内寂静,连时钟指针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

    而且为什么大家都不开口啊!

    坐不住的卫宫士郎给Saber递了个眼神。意思是“远坂正在喝茶,要不然Saber跟Lancer搭一下话试试?”

    Saber还给士郎一个严肃的眼神意为:“Lancer已经吃了三块铜锣烧了,我才吃了五块,骑士的尊严让我不想跟他说话。”

    卫宫士郎把吐槽点噎了回去,又转过去给Lancer扔眼色:“喂你们来我家这是要做什么?”

    Lancer:“看什么看想打架啊?”

    卫宫士郎很心累。


    终于远坂凛满意地品完了杯中茶。

    卫宫士郎松了一口气看向了Saber。

    Saber充满敌意地看着Lancer。

    Lancer看着远坂凛。

    远坂凛给自己倒上了第二杯茶。

    ……


    卫宫士郎忍不住回想起了曾经面对Berserker时的心理压力。

    他给Saber扔了个眼神:“Saber,随便找个你们英灵能聊起来的话题拜托了……”

    Saber还给士郎一个严肃的眼神意为:“士郎,冰箱里还有铜锣烧吗?”

    卫宫士郎默默瞥了Lancer一眼觉得跟这货肯定还是没法交流。

    注意到的Lancer:“想打架直说啊你?”

    卫宫士郎很心塞。


    仔细观察的话其实可以发现大小姐端着杯子的手并不是完全的平稳,只可惜另外三人眼刀嗖嗖扔的欢脱,给她留下了相当充分的心理准备和语言组织时间。

    “叩”的一声茶杯与桌面接触的声音唤回了在场三人的注意力,他们所看到的是,远坂凛一反平时的爽利,似是欲说还休,又似欲说还羞。

    不好!

    虽然不知道有什么不好但总之感觉要不好了,接下来一定有不得了的消息。

    比如“其实远坂凛每天睡前都会做俯卧撑”什么的。


    “那个……”

    突然响起的有些紧张的声音打断了卫宫士郎的胡思乱想,他抬起头,注意到凛的眼神好像不知道该落在哪里一般,有些不安地摇晃着。

    “那个……这次来卫宫同学家打扰,还叫上了Lancer,其实是有事想跟你们商量,是……关于Archer他,的事。”

    虽然三人心中早已猜到会让大小姐如此动摇的事情跟这家伙八九不离十,但是听到Archer的名字,Lancer和士郎脸上还是露出了不爽的表情。凛注意到后,说话的声音都忍不住染上了小焦急。

    “尤其是,卫宫同学,还有Lancer,在这个问题上我十分需要你们的帮助。”

    “虽说被了不起的小姑娘有事相托,作为骑士的我本应该感到荣幸才是——但是一听是为了那个家伙,有点儿真心提不起干劲啊。”Lancer用懒洋洋的语气说道。卫宫士郎也张了张嘴,但是最终没有说什么。

    凛轻轻咬了咬嘴唇:“其实也和我有关啦,能不能就当是帮我个忙,这份人情日后我一定会好好还清的。”

    一旁和凛关系要好的Saber这时也开口了。

    “Lancer,同为三骑士之一,我忍不住要斥责这样冷漠的你。凛一向不会把独力就能解决的事情拜托给别人,我相信她现在这样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难道你真的能心安理得的不出手相助么!士郎和我是把你当做凛的朋友才同样接待了你,如果你并不打算和凛站在一边,那么你将失去被当做客人招待的资格,那么就……”

    “打住——我现在可不想跟你决斗,只是发表一下对Archer那家伙的不爽而已也不行啊?再说如果也跟小姑娘有关的话,我怎么可能袖手旁观呢。”Lancer冲凛痞气十足地眨了眨眼。

    “把你吃下去的铜锣烧还给我们”这剩下的半句就这么被堵了回去。

    “谢谢你,Lancer。”远坂凛稍微舒心地笑了笑。“那么,卫宫同学?”

    “同上,但话说在前面,我想要帮助的只是远坂喔。”卫宫士郎妥协地叹了口气,心里想着你开心就好。

    Saber满意地点了点头。“那么凛,可以说说是怎样的情况了吧。”


    “话要从前天的召唤纪念日说起,那天我想推了自家的servant,但是他表示他的XX早已被我不小心弄坏了。”

    ……这么禽兽的台词能说出来的话还是不要做master了。


    远坂凛脑内又斗争了半天,忍不住双手捂住了脸。

    ——这种事要怎么跟他们说啊!!!


    如果说的太直白,不但自己的形象不保,也会污染卫宫同学那颗纯洁的心灵,并且视Archer为劲敌的Lancer一定会兴奋地去往Archer的自尊心上插刀……不不不插刀都是轻的,说不定会狠插一记Geabolg都说不定。

    所以还是用委婉些的方式来叙述吧,你做得到的凛!

    凛放在桌子下面的手掌紧紧地握了一握。

    “呃,含蓄一些来说就是,我想要把自己重要的……那个……送给Archer,但是Archer说他自己在那个方面有些障碍,所以我想要帮助他,而且我想同为男人的卫宫同学和Lancer可能比我更懂,所以……”

    NICE!少女在心中给自己点了个赞。

    “甜的?”Lancer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了一句。

    “哎……啊?哦,嗯……”凛回想起和Archer的那天的吻,感觉头顶都要冒烟的同时,心里还在咆哮着枪兵的直白。

    Lancer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远坂你能具体说一下是怎样的障碍吗?”卫宫士郎发出了疑问。

    ……卫宫同学是个大笨蛋!!

    凛再次双手捂住了脸,半天从指缝中颤颤地漏出一句“会……很疼,很力不从心的那种。”

    不知道卫宫组二人到底明没明白,然而Lancer已经露出一副看穿一切的神情。坐在少女身边的他一副同情脸拍了拍她的肩膀:“他在这种无能为力的情况下拒绝你,确实还挺伤人的。”

    “难道……Lancer你已经知道了……”Saber惊讶地抖了抖呆毛。

    “对啊本大爷已经都知道了,所以你们就别追问小姑娘的伤心事了,我们这就开始行动吧!小姑娘你就等着我们的好消息。”

    说着爱尔兰的光之子已经拽着一头雾水的卫宫士郎消失在了门外。


    远坂邸。

    Archer知道今天是一个重要的日子,所以他整天都在用心地做准备。装饰用的东西被挂好,丰盛的生日晚餐会在她预计到家的时间被热腾腾地摆满一桌,还有自己内心已念颂过无数次的,要献给自己的凛的爱语。

    …以及他Archer其实真的特别特别健康的解释说明。

    啊如果一切顺利说不定还能补上个证明过程什么的。

    然而门铃却在意外的时间响起了。内心活动被打断转化成了惊讶,好像……比预想得回来的要快?

    “凛?”

    “残念——不是你家的大小姐哦。”门外响起了不讨喜的声音,Archer的眉头瞬间拧紧起来。

    “Lancer。”

    “是大爷我,还有姓卫宫的小鬼也一起来了,开门说话?”

    “我想隔着门我也足够听清你们的声音。”

    “喂,好歹是小姑娘拜托我们来解决你的难题的,这样的待客之道真是无礼啊你这家伙。”

    一阵沉默。

    “喂,Archer你这家伙有在听着吗!”

    啪嚓。

    不得不说,Lancer这个人,战斗时仿佛一道闪电,平时也像个雷。


    门内的男人深深地把脸埋在了手掌之中。

    凛……

    你还真给他们说了啊!


    风中的送爱心二人组,和凌乱的Archer。

    组成了一种风中凌乱的画风。


    半晌后,远坂家的门咣叽打开了。卫宫士郎还是没忍住一抖,他觉得今天的弓兵的脸好像格外的黑。

    Lancer瞪着漆黑的男人不忿地说:“总算舍得开门了,要不是看在小姑娘的面子上……”

    “不管凛她告诉了你们什么,一切都是误会,并没有那种事发生,我想告诉你们的只有这一点。”

    “……哈?”

    “这是我和凛两个人之间的事,虽然谢谢你们对凛的关心,但是她告诉你们的完全是子虚乌有的事,我替她向你们表示感谢,你们可以走了。”男人明显在压抑着什么强烈的感情对他们下了逐客令。

    “啧……什么啊,虽然同为男人我知道你有你的尊严在,但是硬扛着也不好哦,脸都疼的更黑了哦。”Lancer说。

    卫宫士郎心说你确定Archer的脸色是疼黑的?我感觉是被你气黑的啊Lancer。

    眼看剑拔弩张的紧张感快要打破临界值,老好人卫宫士郎的责任心终于驱使他开口说话了。

    “那个,Archer,因为这是你自己的问题我们也不能多说什么,我们和你的关系也没好到这种程度你不必有欠人情什么的念头,只是顺手帮一下远坂的忙而已,你也觉得她那种家伙天天皱着眉头很不像她吧。”

    凛?因为自己的一个无心之谎而天天皱着眉头?Archer的心中感到被扯了一把。

    “这是我和Lancer给你买来的东西,据说是进口货,应该会有一些帮助的,也算是以前你帮我打通魔术回路的回礼。”然而卫宫士郎已经把一个袋子递到了面前,Archer下意识的接了过来,男生留下了一个“你好自为之”的背影转身离开,后面跟着骂骂咧咧的Lancer。

    “如果你的一口白牙都掉光了,小姑娘连走夜路都看不见你从而失去安全感的话,我可一点都不介意顺势接替你哦。”远去的声音继续嚣张的没边没际。

    “他还有一头白发呢。”卫宫士郎提醒道。

    “小鬼你闭嘴!这时候吐槽只会显得我很蠢,但是现在我们是战友啊!”

    卫宫士郎同情地看着自己的战友,以一种一切尽在不言中的目光告诉蓝色骑士蠢什么的其实并不是你的错觉。


    卫宫邸。

    远坂凛和Saber在两人离开后就聊着有的没的的话题,时间倒也是过的飞快。战争已经结束,谈起过往的事,再真实也忍不住有种宛若梦境的感觉。红衣的少女又给自己满上了一杯清茶,啜饮了小口,心中涌起的却是红茶的芳香。

    她小小地吐了一口气,问了一个和之前的谈天内容毫不相干的问题。

    “呐……Saber,你觉得,一心急于把喜欢的家伙据为己有的我会不会有些贪心的过分了,明明只要知道确认了‘拥有’就应该满足了对吧。”

    突然转换的话题让Saber想了想,然后她抬起头坚毅地看着远坂凛。

    “不,凛不必自责,对于自己重要的存在,还是早早确定了占有权,一口吃干净比较好。”

    “谁……谁跟你说我想要……吃……吃掉他的!这种事……!”凛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双颊也飞上不自然的绯红。

    Saber只是送上了一枚“我懂”的眼神和鼓励的微笑。

    因为Saber觉得自己不能更了解这种,本来该是自己的铜锣烧莫名其妙就被Lancer抢走三个的心情。


    “哟~小姑娘,我们回来啦,买到的东西已经交给Archer了,你就稍微感谢一下就行啦!”远坂凛看着嘚瑟地挥手进来的枪兵和卫宫士郎发自内心地露出了笑容,认真地说:“这样啊,那真是谢谢你们帮我了,Lancer,还有卫宫同学。”

     Lancer却突然收起了那副大咧咧的样子,降低了声音嘟囔了句应该是说这点小事没什么之类的话。

    之后凛相当有礼地表达了归意,与男生和他的servant少女告别,婉拒了蓝色骑士想要护送她的想法,之类的。枪兵听她这样说也不再坚持,却在临分别时凑近眨了眨眼说道:“记得让Archer那个混账每天用几次啊,免得老子白跑了一趟,当然如果你不想给那个家伙了,随时欢迎你来款待我……诶哈哈哈哈哈哈脸红了小姑娘你还是那么好调戏啊!”

    “你们不要给我的Archer什么奇怪的东西啊喂!”凛有点不淡定地跺了下脚喊道。

    “牙疼这种毛病,我们倒是能送他多奇怪的东西啊?”

    Lancer的声音有点疑惑。


    远坂邸。

    “哈哈哈哈哈哈哈!”

    Archer觉得自己已经够头疼了,他努力按了按额角闷闷地对笑的完全抛弃了优雅的凛大小姐说道:“凛……你笑的太夸张了。”

    “Lancer这家伙从哪里买到的进口货……黑人牙膏哈哈哈哈哈哈!”凛笑到一副快要喘不过气的样子却也舍不得停。

    “下次见了那个混蛋一定要用宝具……”Archer暗暗下定了决心。但那也都是下次见面的事了。

    “我觉得,Lancer是不是觉得我要送你巧克力噗……”

    看了眼把今天最重要的主题挤飞到九霄云外的罪魁祸首,男人拿起那盒黑人牙膏丢在了一边后,起身绕到沙发后面,倾身用指腹抹去少女眼角笑出的泪花,然后遮住了她的双眼。

    “哎?!这是要做什么……Archer?”

    被猝不及防地夺去了光明让凛有些慌乱地想去掰开覆盖在眼部的大手,只是力量对比太悬殊了。

    被触摸的地方开始隐隐发烫。

    “Archer?”

    他在引导着自己向某个方向移动。

    这里毕竟是远坂凛从小就居住的家,残存的方向感让她隐约感知到自己是在往哪里前进,加上扑鼻而来的香味——

    当自己的视线被还给了自己,随之响起的是那个温暖而让人安心的声音。

    “凛,生日快乐。”

    满桌的佳肴,点着蜡烛的蛋糕,花团锦簇的装饰品,和嘴角自满地勾起的她的Archer。

    少女的眼眶一下就湿润了起来,一句谢谢硬是被哽在了温热的喉头。

    “我要许愿了,你不准笑哦!”她努力以从容的姿态地宣布道。


    “凛,虽然也许不是我能知道的内容,但是我还是好奇你许了什么愿望?”

    因为少女面对摇曳的烛火时那副表情实在是太认真了,虔诚的让他有种想要不计一切帮她实现的冲动。

    凛有些局促地看了他一眼,脸就瞬间红了起来。

    难道重要的生日愿望,是许给了我……?这个想法让男人有些“幸福来得好突然我有些情难自禁”的喜悦。

    “凛,你……”

    “什么嘛,就算是把愿望许给了你也不至于把开心都写在脸上吧!”听到对面害羞掺杂着别扭的抱怨,Archer连忙摸了摸脸颊摆正了表情,啊刚才我有表现的这么明显么。

    “就是……啊啊笨蛋Archer!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啦!总之Archer你一定要赶快好起来啊!”

    ……

    哦。

    世界的恶意来的好突然我有些情难自禁。


    本来Archer就打算借生日这个机会好好跟凛解释一下的。结果被这件事激得气血一冲倒是省得他再去想怎么引出话题了。

    反正,本来嘛,生日什么的就是要制造一个终身难忘的回忆的。

    但是Archer真心不希望在第二天早上两人一起醒来的时候凛带着甜蜜诱人的微笑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是“恭喜康复”什么的,所以在两人的嘴唇分开之后,Archer把轻喘的少女横抱了起来,低声附在她通红的耳边说了句“对不起,那天骗了你。

    “呼……哈……什么?”

    剩下的没有说出口的内容用行动解释就足够了,接下来的目的地是那天的初次接吻后少女的目光所指的方向。

    再次低下头对视,紧张也好害羞也好,但两人还是相视笑了出来,那是种即将互相拥有时,名为对未来的期待。“我爱你。”他们说道。


    

END

评论(24)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