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美男E呸呸

是只意识流学术狗,所以写的东西一点都不细腻打动人心,反而更有种“顶你个肺”的力度,尽显阳刚之美。
以上皆为胡扯

【叶橙】意思自治原则&主客观相一致

my坨坨就是这么棒棒(搂紧

50q:

重发系列,两个段子,互相没有联系。怎么写叶橙感觉都不对,原作赛高。
========================================================================

苏沐橙等着叶修交班,头埋得低低的怕被人认出来,又不甘心的努力用卡在帽子与围巾中间的眼睛四下乱瞟,这时候叶修过来大手一伸往苏沐橙头上扣了一下,推着人就往外走。苏沐橙挣扎着小声抗议:“帽子压到眼睛啦……”
叶修通宵游戏一晚头懵懵的,甩着被苏沐橙枕了一晚上麻掉的肩膀,另一只手牵着苏沐橙。苏沐橙揉着歪了一晚上的脖子打呵欠,被叶修拉着两个人慢慢走。
嘉世附近有一家馄饨店,门脸小小的,看起来也算特别干净,根据一般经验越是这种店味道越好。苏沐橙还没来嘉世的时候叶修就经常带她来这里吃宵夜或者早餐,总也有六七年了。
等馄饨的时候叶修看着苏沐橙兴致勃勃的张罗着,跑到消毒柜那里拿来两个小碟子,娴熟地往里面放上一小勺辣椒,倒上半碟醋,献宝一样推到叶修面前,笑得像个小女孩。
“每次来都这么弄……”叶修慢吞吞地说。
“这样好吃嘛!”
老规矩一笼包子两碗馄饨,飞薄的馄饨皮裹着鲜亮亮的肉馅在碗里的鸡汤里浮着,撒上虾皮紫菜,热气冒得让人心满意足。
苏沐橙低下头,吹了吹碗里的热汤,对面的叶修从身上的口袋里翻了一会儿翻出来个发圈递到苏沐橙面前。
“给,绑绑头发。”
“啊…你还带着呐。”
“那是。”
苏沐橙拿一次性筷子夹着包子蘸辣椒醋,“你过得还不错啦。”
“马马虎虎吧。有点累。”叶修夸张的伸了个懒腰,低头喝馄饨,苏沐橙隔着桌子伸手拍了拍叶修的头,叶修也习惯似的没有什么反应。
“你呢,最近想什么呢?”
“当然是打比赛啊!”苏沐橙用勺子盛起了一个馄饨吹了吹,又顿在了半空中,“你……不会走吧?”
“什么?”叶修抬起头,“我就在网吧,能打荣耀就行了。你还在嘉世呢,我就在这儿呆着呗。”
“嘻嘻。”苏沐橙收到了满意的答案,“你还是要回联盟的吧。”
“那当然,我就这么退役对联盟也是一大损失。”
“我之前还想过转会的事呢。”
“没必要,你合同还有一年半吧?”
“是呀。你说陶轩会不会赶我走?”
“凭我对陶轩的了解,应该不会,你身上还那么多代言呢。再说你自己不愿意谁也不能逼你。”
“嗯,合同一到期我就来找你!”
“来呗,又不是没养过你。”
“烦不烦你。”苏沐橙吃完碗里最后一个馄饨就往外走,叶修在后面喊“你等等我啊。”把钱给了老板紧走两步追了上去。
快到嘉世大门的地方,叶修拍了拍苏沐橙,“你赶紧回俱乐部吧,我得回去睡会儿。”
“嗯…”苏沐橙把叶修拉到路边的一棵树后面,双手环着叶修的脖子把他的压近自己,鼻尖跟鼻尖之间隔着一条毛绒绒的围巾,呼吸都合在一起,小小声说:“真不想回去……”
叶修也贴着额头蹭蹭她,“委屈你啦……”
两个人就这样腻歪了片刻,苏沐橙松开了叶修,冲他摆摆手,小步跑回了嘉世俱乐部。
叶修就在这个熟悉的街道上站了一会儿,直到早晨穿梭在冒着热气的早点摊之间的人群中看不到苏沐橙了,他叼起了一根烟,转身走回了兴欣网吧。
==============================================================
 
很久以来苏沐橙也不知道她跟叶修到底算什么关系。
歪在叶修的肩膀上睡一个晚上,他会把操作放得格外轻,关掉语音。过年时去兴欣网吧找他,理直气壮地扑到叶修的床上呼呼大睡,枕头和被子上的烟油味儿并不好闻,苏沐橙却觉得十分安心。中午醒来时储物间高且窄的窗户透出冬天的日光,苏沐橙蜷着身子看着光柱里簌簌的灰,这样=ω=眯了眯眼睛,下楼找叶修吃饭去了。
不管哪种事实现象都可能被认为是情侣,偏偏叶修从来没有点穿过。况且还能说是兄妹。苏沐秋刚去世的那几天两人晚上都睡不着觉,苏沐橙在她的卧室里翻来覆去,叶修也不忍心再去他跟苏沐秋挤过的另一间卧室,放弃了睡眠把沙发挪到苏沐橙门边儿上,坐在上面整夜抽烟,听见苏沐橙房间里有一点儿响动就把耳朵贴上去听听,生怕小姑娘想不开。第二天两个人起来顶着四个可怖的黑眼圈相互看看心照不宣。这天晚上苏沐橙哭得抽抽噎噎的推开门发现叶修半蹲在门前,客厅里满是呛人的烟味儿地上也是一地烟头,叶修睁着满是血丝的双眼看着苏沐橙红红的兔子眼,拉过来她用嘶哑的声音说道:“沐橙别害怕,我在这儿呢。”苏沐橙当即“哇”的一声扑到叶修怀里,哭得更大声了。
那时候叶修身上都是浓重的烟味儿和几天衣不解带的油味儿,苏沐橙的长发都打了结哭得没个人样子,谁都不能够安慰到谁,日子不是过的而是硬生生熬过来的。也就是那天,窝在叶修怀里哭累了的苏沐橙终于睡了个短暂而安稳的觉。
其实仔细想想,她自己也不清楚这么久以来对叶修是爱还是依赖。
如果能够从行为直接推导出意图,从那些小事和细节中得以确认,不断证明着“爱”这个猜想,然而如果一开始的主观意愿只是“妹妹”的话,哪怕有再多的事实也得不出结论。
但是,不受主观因素影响客观存在的事实是,“他们在一起很多年。”

评论(7)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