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美男E呸呸

是只意识流学术狗,所以写的东西一点都不细腻打动人心,反而更有种“顶你个肺”的力度,尽显阳刚之美。
以上皆为胡扯

【尸体派对】cp良步

*还债系列

*背景是blood drive,良树的纯爷们儿三回头后却没能回到步美酱身边的捏造

*每次都被这段剧情虐哭瞎(何必专门

*他们是我小天使,真的。最喜欢他俩了。



那个女孩从来不好好听人说话。不管是第几次告诉她朋友们的死亡不是她的错,或是警告她发生了什么的话一定别单独行动,还是“危险!篠崎!”,或是“我喜欢你啊”。

她从来不好好听人说话,让人火大。

在铃本死的时候,在森繁死的时候,在听说了篠原的死讯的时候,这家伙明明都哭的稀里哗啦,而现在明明一看就知道疼得要死却半滴眼泪都不掉,也太奇怪了吧,反而是自己一大老爷们儿眼泪流的的撕心裂肺真是不像样啊?

对,这次都换我哭着求她不要选择去死了,她还是没有听,独自走向了那个阶梯,然后回来的时候,一只眼睛变成了血洞,却还能平静的宣告了永别。

 

在被无良教师找碴的时候,岸沼良树以为那就是自己人生中“糟糕”的顶点了,结果后来莫名其妙进入了那所满是被虐杀的尸体的鬼校,身边还是牵肠挂肚的那个篠崎,而且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一起死掉。啊啊——这才是最糟糕的场面啊。

谁知,原来自己又错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死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见死不能救。

 

 

【他是人们眼中的不良学生,而篠崎步美是班长,噢噢优等生大人万岁。

他并不喜欢她。

什么啊,为什么在学校这种讨厌的地方都能笑着,为什么跟那群无聊的家伙在一起也能一脸开心的样子,和老师真的有那么多话可说吗,干嘛跟我讲话还这么好声好气,明明心里就不想接近我吧别装了累不累。

 

“对老师撒谎没问题吗?你是班长吧!”岸沼良树有点迷之惊恐。为了给自己这种人解围而做到这种地步,妹子你有点儿拼?

之后还被她抖着呆毛教训了一顿。有点哭笑不得的同时心里却涌起一种陌生的情感,那时是第一次认真地看向少女的双眼。那是非常认真的目光,同时也让人感到温柔。然后呢,自己似乎就走上了暗恋的不归路。

岸沼良树并不急切,他觉得慢慢渡过着一个一个普通但不再乏味的日子就挺好。见到篠崎步美时用一贯的不良态度打个招呼然后看看她对自己的吊儿郎当有点为难的样子;因为对结衣老师不用敬语而被她教训一顿;下课时用摊开的书本盖着脸,从专门留的一线缝隙里传来她元气的布置值日的声音。

呃,还蛮可爱的?

这样的她被自己告白的话,那惊慌失措的狼狈样子真是易于想象。

 

并且岸沼良树还是觉得,他们不是一类人。

 所以维持现状就挺好了,最后在毕业那天告白吧。

“一直在一起的这段时间里,一起经历了这么多,我好像喜欢上你了啊。”

她一定会先迷糊一下,之后就算思考能力上线、拒绝的语言组织的乱七八糟,自己也能轻轻往她的发旋上拍一下说,那以后就不能这样逗你了,接下来也要继续加油啊我们的班长同学。还有那时帮我一把的事,谢谢你篠崎。】

 

 

那样澄澈的眼睛,变成了空荡荡的血洞。

她回来的时候步子摇晃不稳,就算用手努力地捂住一边的眼睛,指缝间却还是流出了鲜血。而另一只眼睛目光涣散,然后用一种让良树感觉很危险的平静的声音开口。

——不想听到!

 

在第一次掉进天神小学的时候,自己曾经不小心和那个名叫辽的幽灵对上了目光,然后在幻觉中看到了活生生的篠崎猝然被当面切成了尸块的场景。那时的感觉良树一辈子都忘不掉。在这个校舍里他看各种死法的尸体已经看到了麻木,他也曾难以避免地想像过如果自己死成这样该有多疼。而看着篠崎死去的场景,那种感觉远比自己死掉还要难受。

 

“你一直都在看着我啊,我早就知道了。即使你把我忘记了,我也不会忘记你的岸沼君,你那天摸我的头,我很开心。”

“快点走啊,就让她逞一下强好了,再说你想让这个女孩白死吗!”十三月爱狩强作怒意的声音在摇晃的空间中回荡,不管是持田还是中岛都在附和着说我们走吧,就连篠崎也从仅存的眼睛中流露着恳求。

 

 

【读书虽然完全不行,对体育,岸沼良树还是很有自信的。虽然被强行塞进了运动会的名单里让人不爽,但是打架和跑步的话都不会输的噢。

一鼓作气冲过终点线之后,良树露出笑脸,对一路小跑的篠崎步美挥了挥拳头。篠崎高兴地说了“不愧是岸沼君好厉害”后,将水和毛巾递了过来。良树有些飘然地擦了擦汗水并想着下一句跟她说什么好呢?结果擦把脸的功夫,篠崎就跑到倒数第二名的持田身边说话了……顺便一提,倒数第一是森繁朔太郎。】

 

 

在宣告永别之后你看着我,专门对我说话了啊,说你不会忘记我,你很开心什么的。太好了,原来你眼中也是有我的存在呢,篠崎。

深深看了她满是鲜血的身影最后一眼,岸沼良树和其他人一起向出口跑去。

 

途中第一次回头时,他什么都没说,之后扭头继续跟众人逃离。

第二次回头时,“那家伙这样真的就行了吗”仿佛在自言自语一样。

第三次回头时,出口已经近在眼前。持田哲志冲呆立的自己大喊岸沼赶快跑啊你在干什么!

在干什么,当然是要回去救她了!

“那家伙可是还在这个涅槃里面啊——”地怒吼着。伴随着最后一个音节,轰然倒塌的房梁却堵住了他们逃跑至此的道路。

 

什么啊。


就算存在被抹消,我也绝不会忘了你的。如果违背了这个誓言,就让我以忘记你作为惩罚。因为这是我所能想到的最痛苦的事了。

 

 

“说来,我们拍这张合照的时候是谁安排的站位啊,这个一人大的空位不觉得很违和吗,好像本来应该再有个谁来着。”

“说什么怪谈呢还怪吓人的,再说下去哲志就吓哭了啊,是吧哲志?”

“良树你……”

 

今天天气很好,适合告白。虽然告白目标是那个让人不爽的名叫爱狩的女人。

“一直在一起的这段时间里,一一起经历了这么多,我啊、那个,好像喜欢上你了啊。”

……什么啊你这个悲哀一般的神情。

 

十三月爱狩记得,篠崎步美将独自死在另一个不为人知的世界。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