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美男E呸呸

是只意识流学术狗,所以写的东西一点都不细腻打动人心,反而更有种“顶你个肺”的力度,尽显阳刚之美。
以上皆为胡扯

【弓凛】chapter4——6

*接上

*四改自诸神黄昏神话

*过渡章,想展现的是凛的纠结,结果把自己写得很纠结,说白了就是没什么看点

*等等难道不是全文都没什么看点么ˊ_>ˋ



 

溪水在林间流淌,鸟儿在枝头婉转啼叫,

牺牲的勇士们随瓦尔基莉来到瓦尔哈拉宫殿(英灵殿),

他们曾热烈盼望着死亡之吻(契约)的降临,

在诸神黄昏(圣杯战争)下的土地覆满神灵的尸体之前。

 

尼特霍格在战场上空飞翔,

翼动之声与金戈的铿锵交错回荡,

在红莲般的熊熊烈焰(theage of zero)之中,整个宇宙轰然毁灭,

在已经毁灭的宇宙的极南边,蓝天无垠,

那是从未有人抵达之处。

 

当太阳转入黑暗,大地沉于海中,

火热的星星从天空坠落,

而炙焰在空中跳跃,

后将会产生一个新的天地,

在度呈现灿烂辉煌,

屋宇以黄金为顶,

田野不经播种也果实累累,

永远生活于幸福快乐之中。

 

爱慕着瓦尔基莉们美丽与勇武姿态的人间男子,趁她们在小溪中沐浴时,偷走她们能够化为天鹅的羽衣,将其留在人间共同生活。

(不一样的。)

但是Archer作为一个因人们的传颂而被记载的灵格,在自己切断与世界的契约联系后,需要与他建立新的契约,才能让他不至就此消失。而当他的灵格被自己从作为根基的英灵殿中抽离,则会引起各个平行世界的连锁变化吧,也就是说最坏的可能性是,除这个世界之外的远坂凛,都将不再拥有与那位红衣的servant的分毫羁绊。

(据为己有。)

但是她的脑内本能地厌恶并排斥着这个不请自来的词语。

(我要做的事,和那些人不一样。)

可这算是将自己觉得所谓的“好”的,但也是新的锁链套在了他身上吗。

(不一样的。)

从那份他深恶痛绝的使命中解脱,一起生活在这个世界应该是个更好的选择吧?

 

但是,被留在人间的瓦尔基莉就算与声名显赫的国王的儿子成婚,经过九年还是终于偷回羽衣回到了天界。

 


胡思乱想着胡思乱想着,远坂凛回忆起了那个命运的夜晚。有微光在魔法阵的纹理上流转,在冷静而殷切的咒文咏诵中,象征着庞大魔力的青色满溢而出……之后,自己就遇见了那个出言不逊的红衣骑士。

那时自己心里对这个结果满是懊恼对吧,甚至还忍不住直接说了出来。

如果是Saber就好了……什么的。

 

但她坚信自己在那场战争中,确确实实是最大的赢家。

甚至在后来回忆起圣杯战争的点点滴滴,远坂凛都会拿自己打趣。那个十几岁的自己抱着无理的自信和天真的战略想要去进行一场优雅战役,结果召唤仪式刚结束就自损一道令咒,初战后又交出了父亲留给自己的底牌,去跟达到魔法境界的魔术师拼尽积蓄,甚至一度狼狈到失去从者,只剩手背两道鲜红仿佛嘲笑。

而这样的小女孩,却得到了三大骑士的青睐和信任,这展开简直就像那些幼稚的童话一样不是吗?

她想起了熊熊烈火中,蓝色枪兵的眼眸渐渐失去光华,口气却一如既往的盛气凌人。

也想起了萤光消散里,安宁圣洁的骑士王带着欣慰的笑容静静迎来终结之时。

当然也会想起山顶处阳光刺眼,背光之中的男人破烂不堪地,一脸没辙的表情却坚持同自己告别,笑得仿佛一切都已放下。

但是对她来说,失去Archer的感触尤其强烈,毕竟一度拥有过特供红茶热气氤氲芬香扑鼻的待遇,后来就总觉得自家精致的茶具旁边少了个人。

所以自认为心大的远坂凛,在失去这份待遇后回想从前,居然会为有次紧急事态突发,他为自己泡好的茶没空喝完就匆匆出阵这种小事而有丝懊恼。

人走茶凉。

旧人不在。

 

想到这里,远坂凛端起床头柜上的茶盏抿了一口,心叹果然还是不如往昔的味道。

 

 

 

如果自己这么一剑——斩断束缚着Archer的不平等契约,就能夺回那杯红茶的香气了。

远坂凛再度举起Zelretch,没有注入魔力,只是凭空那么一划,她想象着这么一剑下去,Archer如释重负地放下弓箭,说谢谢你,凛,终于不用再从事这种让我厌恶的反胃的工作了,接下来不管何去何从,我这次都得到了真正的解放……

而这时自己就要马上打断这个蠢货第二次的永别,抓住他渐渐透明化的手臂斥责他:喂还在发什么愣呢你这笨蛋!不想再一个人去什么莫名其妙的地方就快跟我建立契约啊!

说着释放出自己的魔力,与他联结,感受到自己体内魔力的流出,看着眼前的人影再次变得清晰起来,他有点无奈地对自己说,呀嘞呀嘞,凛你真是难缠,居然真的做到这种地步,真是让人头疼的master啊。

之后,其他所有世界的远坂凛都将失去他。

但是她们也将从不知晓他。她们也许会召唤出Lancer结果天天被调戏,也许会召唤出优秀的魔术师Caster,或者真的如愿以偿发现心心念念的Saber站立在召唤阵中。可和自己共同拥有这个世界的圣杯战争的记忆的Archer,将永远属于自己。

其实如果原本就不相识的话,就无所谓相不相逢不是吗?

 

有无数个远坂凛存在着。但每个世界只有一个属于此处的original。然而这一刻远坂凛觉得她已被一分为二,一人喧嚣着去夺回Archer这并不是自私,另一人以“可是这只是你的一己之愿也就是所谓的黄粱美梦啊”恶言相劝。

 

“……可恶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这样的我反而比较适合召唤那个什么avenger呢。”,这样地自嘲道。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