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美男E呸呸

是只意识流学术狗,所以写的东西一点都不细腻打动人心,反而更有种“顶你个肺”的力度,尽显阳刚之美。
以上皆为胡扯

【叶橙】大概是一个少年JUMP的故事…

*叶橙only

*原作向


“啧啧,多亏这只是在游戏里把脸给磕地上了,要是现实那得多疼啊。”叶修感慨道。苏沐橙的手已经赌气地离开了键盘垂在了身侧,而屏幕上的女枪炮师保持脸夯在地上的造型一动不动。

此时面前的女孩写作苏沐橙读作失落橙。叶修光是看着就觉得怪不忍心的,心想这时候不赶紧安慰下还有身为爷们儿的良知吗。

“咳,那什么啊沐橙,坚忍不拔,持之以恒,锲而不舍,贵在坚持你都懂的,也别因为一次失败就……”

“……都好几次了。”

“呃……沐橙你信我,当年你哥刚学的时候更惨不忍睹,有次飞炮跳崖没看背后他直接腰带挂树杈上了,千真万确,骗你我就是苏沐秋。”叶修郑重指天。

“姓叶的,今晚没你的饭了。”狭窄的厨房里传来了苏沐秋杀气外露的声音。

 

刚开始练习pvp时,苏沐橙的经验和意识仍相当新嫩,往往是一眨眼开场倒计时就结束了,再一眨眼对手已经气势汹汹冲到了眼前,心里一算时间已然不够拔出重火器,于是苏沐橙心神就慌乱了起来,脑内只剩下大多女玩家在这种场合下本能的反应,说好听点叫做战术撤退,俗称……逃跑。

然而枪炮师作为一个重甲精通的职业,跑起来的速度真心不怎么地……而对方偏偏又是仗着自己牛逼连走位都特别朴实的剑客,直接开三段斩近身后靠平A结束了这场PK。

苏沐橙虽然表面上是个软妹,实际上内里性格极其要强,在这样单方碾压的失败下自是极度不甘,就想也没想便发出了再打一把的邀请。这时被苏沐秋撵回房间拿晚饭食材的叶修勾头看了电脑屏幕一眼:“哟,沐橙PK呢,了不起。”

苏沐橙这时真没心情理人,只是嗯了一声就继续全神贯注地默数PK开始的倒计时。叶修出房间时又多看了她一眼,随后也没说什么就掩上了门。

第二局开始之前,苏沐橙深呼吸了一口,把长发撩到了耳后,心里温习了一遍旁观哥哥和叶修刷本时记住的连招,然后牢牢盯着闪现的数字一步一减跳到“GO”。

拉开距离!

场中的女枪炮师在角色可以动弹的一瞬便疾速反向跑动滑铲,转身立拔出不需蓄力的格林机枪倾泻子弹。只要在对手中弹的僵直期接上一发反坦克炮将对手推开,然后蓄力激光炮之后接聚焦喷火器,就这样靠施放基本技能来周旋到强力技能的冷却的那一刻定胜负,没错!

然而,计划很理想,现实很悲愤。

剑客,有个不要脸的技能叫做格挡。

之后的过程几乎是第一局的翻版。在被连击的过程中,苏沐橙也有试图做出一些想要打破现状的努力,但是无一例外都被对方预判或是被判定更强的技能抵过。

其实有时候输掉并不会那么憋屈,憋屈的是输的毫无还手之力。

她一直觉得自己也会把这个游戏玩得很好,玩的和那两人一样好,但现在看来也许自己把荣耀想的太甜了?

毕竟一直和两个强大得像怪物的高玩朝夕相处,导致苏沐橙的眼界档次就和普通玩家有天壤之别,每次旁观他们虐怪虐人的苏沐橙都会觉得啊什么啊,好像很简单的样子嘛。

而当自己亲自上手以后才知道,那是由碾压级实力造就的假象。哥哥和叶修所处的位置太高,自己只是一个抬头仰望着他们还傻乎乎喊着“等我来和你们并肩作战”的傻瓜。

 

沮丧到极点的苏沐橙正在呆呆发愣时,突然房间频道刷出一行字:“拿剑那哥们儿,虐菜没意思,咱俩打一场。”

咦,是自己打得太认真了吗,什么时候进来个旁观的?

呜啊——想到自己刚才被吊打的过程被别人实况观看,苏沐橙更有种删号的冲动。……啊但是再买新账号卡也是浪费钱,唔不如把这个角色给哥哥或者叶修好了。

胜过自己两局的那位估计也是战意昂扬,立刻接了战书。

那你们两个打吧——苏沐橙心不在焉地打算退出房间,却看到那个新进来的玩家给自己发来了一条私聊。

“好好看着,下面是免费教学,顺便帮你出口气。”

……咦?

 

开场后,新来的枪炮师也是立刻开始游走试图拉开距离,而剑客就像对付自己时一样,靠三段斩加变向快速接近。

枪炮师的技能多是直线攻击,因此不但枪炮师一方需要极高的预判意识以不让技能放空,同样对于对手来说,也需要靠预判来走位躲避。正是因为这个理由,苏沐橙上局才选择了格林机枪起手,她本来打算的是就算直线不中,她也可以靠抖枪操作来进行扇面攻击。

但是……这么大言不惭开口就说什么“免费教学”……这个人会怎么战斗呢?

一时涌上的好奇心突然冲淡了连续失利的不快,苏沐橙收敛了心神开始观看这场战局。

枪炮师还在走位,但是身穿轻甲的剑客相比之下更有速度优势,两人的距离在不断缩小,这对枪炮师很是不利。这种情况下选择继续走位已经沦为了拖延手段;但如果攻击不中,则会成为毫无优势的苦战的开始。

枪炮师一个滑铲后转身拔出了重火器,那动作也是苏沐橙无比熟悉的,但也让她惊诧万分。

“这时候用蓄力激光炮是怎么想的啊!”

如果对手是在浮空中无法位移躲避时发动激光炮还好,但是眼看那剑客还在四处撒欢走位呢,这人却把这技能用的如此傻白甜,苏沐橙现在不想说话。

剑客显然也深谙这个道理,在不断逼近的时候还有空在频道敲个“傻逼”发出来,同时绕行走位到适当的角度做出拔刀斩的起手式。

苏沐橙心头一紧,她知道这是个三百六十度攻击技能,被剑气扫中则会陷入僵直,以目前两人的距离来说,这段僵直可谓致命。

这时只见枪炮师却迅速调转炮口,一束强力的蓝色激光直直打在了地面上,借着这股反作用力角色瞬间被巨大的冲击力顶飞,身在半空中的枪炮师再次使用手炮轰然射击,炮弹出膛的后坐力二度将枪炮师推向了另一个方向,不但恰巧躲过了一斩扫出的剑气,在落地的一瞬,枪炮师迅速发射反坦克炮骗掉了剑客的格挡,随后如同苏沐橙一开始所设计的思路一样,以格林机枪的僵直作为连招的开端,一路毫不留情地将对手轰杀成渣。

在剑客的血槽清零一瞬,枪炮师的头顶飘起一个文字泡:“傻逼[微笑]”

接下来是不甘的剑客发来了第二轮的邀战。结果这一把,苏沐橙看到的是一个满天来回飞的枪炮师和剑客的近战……

女孩睁大了眼睛。

她当然认识这个技巧,在荣耀的战斗中,哥哥就是这样肆意纵横潇洒掠阵,以枪林弹雨牵制四方,战斗法师如刀锋一般狠狠扎进敌阵中心。

那是苏沐橙所一直憧憬的场景,是这两人的手所书写的传奇般的荣耀。

 

小姑娘默默地把自己想的燃起,突然她看见频道里蹦出了一行新的字。

“行了你哥做好饭了赶紧来吃。”

苏沐橙蹭地摘下耳机跳了起来望向身后另一台电脑:“你刚才不是出去了吗!”

“哥这不是一见你被人欺负着就赶紧杀回来了么,哦顺便把做饭全交给沐秋了。”叶修坦荡地答道,脸上满是真诚的关怀之色。

苏沐橙她,什么也不想说。

 

但是在之后,苏沐橙还是找机会拉住了叶修,脸红红地问叶修你能不能教我玩飞炮。

叶修摘下耳机:“你哥可是枪系精通,为什么不找他教?”

“嗯……哥哥对我太温柔啦,我就算学的很慢也只会夸我,但这会让我觉得更丢脸耶。”苏沐橙挤了挤眼睛。两人的身后,苏沐秋正全神贯注地摆弄装备编辑器,并没有注意到这边两人的窃窃私语。

叶修看着小姑娘的眼睛,忽然笑了。

“好啊那就教呗,虽然我也不舍得凶你。”

 

苏沐橙学的不快,但是很认真。叶修讲的每个要领她都仔细记住反复练习,比如借力的角度,后坐力与武器级别的关系,混乱状态抢回视角的直感等等。

嗯,虽然有时候也会发生意外。

有次苏沐橙跟叶修过一条山路,俩人一前一后飞炮移动的时候,前面的叶修亲眼目睹了苏沐橙一个角度没掌握好把自己从悬崖边飞出去的全过程。

当时苏沐橙惊叫的好像她真人掉下去了一样。

听到叫声风风火火冲过来的苏沐秋搞清发生了什么情况以后不由分说就给了叶修一锅铲:“我靠你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沐橙掉下去?!”

“我靠苏沐秋你倒是说说这种情况下我除了看着还能干什么!”

“就算救不了你好歹也得跟着跳下去吧啊??”

叶修翻了个白眼,心想哥不跟没有逻辑的人说话。

 

“你看紧点儿!”离开房间时苏沐秋又凶巴巴地警告了一回。

“好好好交给我吧沐秋大大,回去煮你的面去。”

 


罪恶之城。

“叶修,我想试试跳上这座塔。”某天,苏沐橙带着一脸跃跃欲试把叶修拉到自己的电脑前。

“哟,这个不好弄啊,当心点儿。”一叶之秋抬起视角看了看被闪电照亮的塔尖。没有怀疑也没什么交代,叶修就静静将角色调整成摄像模式停在了一旁。

“再掉下来我可没法跟沐秋交代啊”这句话被咽了回去。

苏沐橙操作着沐雨橙风谨慎地开炮,一层一层向上跳跃着。

世界频道上飞速闪动着“啊啊啊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一起上线了在哪里求围观”之类的刷屏。

 

嘉王朝生怕两位当家大神在网游里碰上个什么鬼,管理者当机立断迅速调遣人手加强在罪恶之城地区的戒备,高塔附近的玩家被有礼貌地请开。

“罪恶之城有嘉王朝的人清场怀疑出现野图boss!坐标xxx.xxx速来”数个公会的频道出现了这样的“情报”。

兵家必争的boss啊……于是嘉王朝很郁闷地发现霸气雄图蓝溪阁中草堂百花谷轮回虚空一群公会都蠢蠢欲动地冲这边来了。

收到通知的叶修有点哭笑不得。他找了个苏沐橙停稳角色的时候用手叩了叩桌面:“抓紧点儿啊,不然一会儿霸图的群众们就来放烟花给你助兴了。”

当苏沐橙跳到最后一步的时候,叶修犹豫了一下,刚想出声提点就看到沐雨橙风飞快卸下了几件重甲,于是点了点头继续吸了一口烟。

随着最后一声炮弹出膛的轰鸣,沐雨橙风稳稳地落在了塔顶。高处的狂风吹起长发飞舞,闪电的光芒映亮重炮,屏幕前苏沐橙的脸上明明白白地写满了得意两字。

在那一瞬间叶修觉得自己的心中仿佛被很多话很多事很多感情突然挤满,长舒了一口气后意识到其实一切都可以用一句话概括。

“沐橙真了不起啊。”

“嘿嘿~看见了吧=w=厉害不?”

“厉害厉害,我什么时候不是看着你呢啊。”叶秋笑着递过一杯绿茶。

“哎呀真好!你要不要先喝一口?”

“你喝吧。我晚上喝过一杯了。”

“泡茶的师傅手艺好吗?”

“很好,和你那杯一样的好。”

“那就好。”苏沐橙把杯子捧到嘴边,小小地啜了一口。叶修坐回自己的位置开始保存刚才的录像,保存完以后赶紧招呼苏沐橙,不想被集火后守尸就赶紧下线。

苏沐橙放下茶杯调整沐雨橙风的视角,居高临下只见远方数支人马正在不断逼近中。

 

隔日一叶之秋在神之领域论坛上传了一段录像,点击率居高不下。

荣耀的录像功能是会把声音也收录进去的,不收录声音的话职业选手还复什么盘。

于是围观了全程的群众们大致分为三派,其一是膜拜首席枪炮师操作的橙粉,然后是被叶秋随口调侃的霸图群众们群情激愤地表示“叶秋你咋不炸成烟花啊!”,剩下的则是高呼“叶橙又虐狗了啊啊啊啊”的单身网民们。

 

第十赛季中,下场的苏沐橙满面春风地冲站起身鼓掌的叶修比了个耶。叶修笑着说:“有你的,居然敢跟黄少天打近战。”

“还不是赢了,嘿嘿。”

“你看对面黄少天那表情。”叶修一边往蓝雨那边张望一边挥了挥手,对面的机会主义者抓住机会比了一个中指回来。

“嘿嘿~”

苏沐橙喜欢这样的感觉。她始终在为那个人的理想而战,他也始终在看着自己的努力。所以说,在嘉世孤身一人的日子太过难熬。所以说,挑战赛时,满世界喧嚣中自己把头抵在叶修的肩膀上的那一刻却反而获得了最宁静的满足感。

而现在,苏沐橙想起了当年屏幕上跳出的那句“下面是免费教学”。那场也是枪炮师与剑客的近身战斗。嗯,自己学得不错。

苏沐橙满意地为自己点了个赞。

 

后来,有一天叶修突然把竞技总局的工作一推,买了机票就来兴欣俱乐部了。苏沐橙听说了以后训练内容也是随手一扔就想赶回上林苑,谁知想伸手拉俱乐部的门时,门却自己开了,目光迎上的是仍然熟悉的笑容。

“哎哟,当公务员天天穿得这么规矩挺心累吧,心疼你。”苏沐橙笑得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

“别说了,这领带勒的真是……哎哎听说老魏还留在这儿啊?老魏咱俩工作换换呗,去总局坐办公室啊,风光。”叶修左看右看,最后拉开兴欣公会部的门喊了一声。

“滚一边儿去,忙着呢。”里面魏琛也扯了一嗓子。

“啧啧啧你看看,哥不远千里回来看一眼结果就沐橙你一个知道来接接我,真是人心薄凉啊。”叶修这还感慨上了。

“嗯,今天果果说要大家去训练营指导指导新人,嘱咐说让我留这儿,我还纳闷儿呢,刚才知道原来是为了等你过来。”

“哦。”叶修随口应着,眼睛却瞄向了训练室里的电脑。“我说沐橙,咱们都挺久没一起荣耀了,一起玩儿会儿?”

“好呀。”苏沐橙听了这个提议很是开心。“你要什么职业的账号卡?还是就用君莫笑?”

“君莫笑吧。”

“好嘞。”

苏沐橙转身小跑取来了君莫笑的账号卡交到叶修手中,叶修轻轻摩挲着卡面,脸上浮上怀念的神情。

一旁的苏沐橙看着叶修再次握住这张卡,也是一瞬百感交集,轻声说道:“真是了不起呢。”

叶修当然知道她指的是什么,自豪地笑了笑:“是吧。”

“是啊。”

“好了走吧,你上沐雨橙风。”

“好。”

 

两人的角色一起上线,自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而且熟悉的一幕再现了。

“罪恶之城有兴欣的人清场怀疑出现野图boss!坐标xxx.xxx速来”。

于是霸气雄图蓝溪阁中草堂百花谷轮回虚空一群公会又蠢蠢欲动地冲这边来了。

站在罪恶之城高塔的脚下,叶修将千机伞变为步枪形态冲上面一指:“一起跳一回呗!”苏沐橙笑着应了一声,沐雨橙风转身开炮,同时响起的还有君莫笑那边的枪声。两个角色一上一下,落脚点,起伏的弧线,甚至节奏都一模一样。

“哎哟……我第一次觉得有点儿慌,从这视角看着你往上跳……生怕你掉下去了。”叶修半途开口道。

“是因为我呀。”苏沐橙开心地接过话头。

“你居然还乐了……”叶修有点无语。“我说别闹啊,掉下去一点儿都不好玩。”

 

两人都是枪系的高手,又是职业级的,再怎么也不至于出问题。当沐雨橙风也落在塔顶之后,苏沐橙舒了一口气,开始通过沐雨橙风的视角俯瞰荣耀大陆。

“真大呀。”

“怕吗?”身边的叶修突然冷不丁来了一句。苏沐橙愣了一下,然而果断地回答道不怕。隔了一会儿又改口:“怕过。”

“什么时候?”

“你不在的时候。”苏沐橙回忆道。“反而如果你在身边的话,不管什么状况我都没怕过。”

君莫笑那边却没传来言语,只是抬了抬手中的千机伞指向了一个方向。

苏沐橙顺着伞尖看过去,只见那个方向有一群人聚集着,似乎也在集体抬着头张望着塔顶这边。但是苏沐橙没有蓝河那样的眼力能从一堆马赛克里硬生生看出中草堂的ID,于是皱着眉头说:“太远了看不清,那些是谁啊?”

就在这时下面的人群也突然一阵慌乱,与此同时世界频道刷过一句消息:“我靠方锐你大爷的!结婚炮仗别往老子兜帽里扔啊!”

咦??

叶修骂了声老魏个傻逼,苏沐橙有点懵。

突然听得下面一声重炮,然后世界上闪过逐烟霞的ID。

[世界] 逐烟霞:“大伙儿!开始了!”

一列枪炮师齐齐出队,举起肩上的重炮向天依次鸣响。方阵上空五彩缤纷的心形烟花突然腾空而起,照亮了两人脚下的天空。

苏沐橙直接真人转过头来,呆呆地望着身边举着戒指盒单膝下跪的叶修。

“那什么啊,沐橙,你看咱俩一起走过了这么多这么久,我觉得吧,你也离不开我了……哎不是,是咱俩谁都离不开谁了。”

是叶修?他居然也会说话有点磕巴?

“其实我也是,看不见你的时候心里也虚啊,你说你哥,沐秋以前也交代过让我看紧点儿你,我也答应他,说这事儿就交给我了。那个,就是……”叶修明显是心一横,吸了口气就接着说下去了。

“你看我怎么样?愿不愿意以后也让我继续看着你?”

苏沐橙愣了,然后她回过神了,然后她笑了。

就像每次接受叶修的战术布置一样,她说:“好啊。”

 

这发展,这气氛,眼看就是粉红泡泡的节奏了。结果叶修幸福完了心里安了,眼神一飘忽就飘忽到公会部那边了,一眼看见了门缝后一个猥琐极了的人影。

叶修再度骂了声,老魏这个傻逼。

 

两人坐回电脑前,看见世界频道上正被海无量和迎风布阵飞快地刷屏,撕逼的核心内容是“魏琛把你特么留在第一线你居然没完成组织上交派的偷拍任务要你何用”。

叶修的脸唰就黑了点儿,大爆手速强势插入对话。

[世界]君莫笑:“让你们助攻没让你们捣乱行不行”。

苏沐橙看到后就想通今天只有自己被留在战队的用意了。原来是兴欣队长被自家人玩了把战术。

看到君莫笑冒泡,下面的兴欣公会的人们显然一阵骚动,瞬间世界频道便被“怎么样怎么样得手了吗”的询问刷了屏,顺便还夹杂着其他群众玩家的好奇和八卦。

君莫笑发了个叼烟扮酷的表情:“哥一出手,那还有的说?”

“好好好!”“叶修你滚蛋你!”“不愧是前辈。”“天哪沐姐姐你还真被这货拐到了啊啊啊啊”之类的欢声刷的人眼花缭乱,夹杂在其中的还有一句别致的“好了关门放小安!”

[世界]小手冰凉:“……真的要来啊”

[世界]寒烟柔:“当然”

[世界]晓枪:“当然了”

[世界]海无量:“说好了都”

[世界]逐烟霞:“赶紧的”

[世界]一寸灰:“文逸哥加油……”

[世界]小手冰凉:“……”

小手冰凉举起光明之证,展开天使之翼缓缓升空。

[世界]逐烟霞:“好了,在……天使的面前你们可以宣誓了。”

苏沐橙噗嗤就喷了,叶修也在扭头看她,两人相视而笑。烟火璀璨之中,叶修的声音,从耳机和现实一起传入耳中。

“沐橙你看。”君莫笑狂炫帅酷叼地把千机伞一挥:“这就是哥为你打下的江山。”

苏沐橙终于忍不住放开鼠标大笑了起来。半晌她颤抖着揉了揉眼角的泪花指了指另一个方向:“看你这边的江山,貌似有霸图的人过来了耶。”

叶修:“……那他们今天得栽了,下边的可都是咱们兴欣的职业选手。”

苏沐橙:“然而还不止他们这些人在呢,对吧?”

塔顶两人的角色对视一眼后,同时纵身一跃而下。


下坠速度过快,空气的流动在苏沐橙的耳畔隆隆作响,然而内心轻快无比仿佛展翅就能飞翔,她可知可感,这里是他们的荣耀和世界。


评论(27)

热度(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