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美男E呸呸

是只意识流学术狗,所以写的东西一点都不细腻打动人心,反而更有种“顶你个肺”的力度,尽显阳刚之美。
以上皆为胡扯

【叶橙】情有独钟

*再次有了“怎么写都甜不过原作”的无力感。叶橙这对我是服的。汪汪汪

*想写嘉世小刺头的苏沐橙。那种一个人的坚强每次看都觉得很震撼

*有好好感受原作,也认为下文各人的行为并不ooc,皓粉慎

*有直引我坨坨的叶橙文的句子,传送门http://50qmdyl.lofter.com/post/41e0ee_5bd23b9

*有引用原作段落

*关联自己的另一篇叶橙http://epeipei.lofter.com/post/2cb54a_c34b247

*第一次这么多废话,OK的话请↓





他说“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这句看似保证的约定虽然更像是在安慰,但苏沐橙却就这样再也问不出半个字,带着种接受命运一般的心情,目送着朝夕相伴十数年的身影在彩色的霓虹灯,白色的鹅毛雪和浓墨般的夜幕中渐渐远到看不清去向。

早在同叶修一起走出俱乐部的时候,苏沐橙就已经忍不住泪流满面,而叶修也一反常态地并没有慌了手脚或是开导逗乐,沉默的气氛仿佛是要告诉她,因为就是这样的现实了,你为我流泪,我向你告别,就是这样的现实。

苏沐橙都懂。所以不想示弱的她在哭过以后直接在门口重新补了个妆,然后徘徊了十几分钟等眼睛的红肿消退的差不多以后才转身回嘉世。在走廊中她迎面撞上吆喝着往外走的一行人,为首的崔立手中还托着一瓶酒。这种情况下见面,崔立自然还是有些尴尬的,无意义地清了两下嗓子却发现不知说什么好的时候,身后的小团体中却有人先出了声。

“苏沐橙,给孙队接风,你去不去?”

苏沐橙看向了意气风发的刘皓,意外地既没有情绪激动也没有强颜欢笑,只是用所有人都从未听过的冰冷的语气开了口。

“不去了。外面雪大记得带伞,要是把手冻坏了,那嘉世就真的连一个能打的都没有了。”

说完她就看也没再看一眼他们,昂着头从走廊的另一侧走了过去。

嘉世几人的脸色精彩纷呈。他们也在私下议论过,本以为在叶修被驱逐后,苏沐橙可能会哭着找他们讲理,可能会赌气不主动跟他们说话,但是等她平复一段时间后终会顶不住压力,继续恢复成以前柔软的样子去听从别人的指挥,一边保护着叶修开创的王朝战队,一边在俱乐部里谋求着苏沐橙式的容身之地。这样的发展也更符合她在嘉世示人的一贯形象。

但是短短一个小时内,苏沐橙似乎已经不是他们认识的那个苏沐橙了。

所以崔立在隐隐不安的同时也极为不解。苏沐橙现在已经没有叶修了,她就没想过这样自我孤立的做法会让她接下来多不好过吗?

但是该喝的酒还是要喝的,崔立整理了下脸上的笑容,熟络地和孙翔继续说着客套话,众人前呼后拥地走出了俱乐部的大门。

苏沐橙紧咬着下唇走完了长长的一段走廊,终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连妆都没卸就咚地把自己摔进了被子团里。棉被沾上人的体温很暖和,和叶修以前摸她的头或是和她击掌时的温度一样,可是那双手现在一定很凉。

此刻苏沐橙感受到的温暖却让她好容易憋回去的眼泪又滚了下来,因为她又忍不住地想到,叶修走的时候都没来得及带伞。

 

 

第二日训练的时候她依然按时到训练室,一丝不苟地完成着以前叶修规定的每日练习。刘皓贺铭几人一边在QQ讨论组里探讨着什么,一边频频向苏沐橙的背影投去并不友善的打量。结果就下一次看过去的时候,苏沐橙也把键盘一推直接扭身看了回来。刘皓楞了一下,条件反射地把目光偏了一下做出正在打量墙壁上的钟表的样子。

“刘皓,有话可以直说嘛,盯着女生看其实挺不礼貌的。”苏沐橙看着他笑了一笑。

这个笑容来的比所有人预料的都要早。

而在之后的队内练习赛时,所有和苏沐橙相熟的队员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陌生感与压力。以前的沐雨橙风一直都是并不偏于正面强攻的策应手定位,而今天重炮的轰鸣几乎从没停止过,火力线之内的地图被炸的一马平川尘土飞扬,与其说是团队赛不如说已经成了沐雨橙风的重火器秀。

孙翔皱着某头冲苏沐橙喊:“喂,现在是在打团队对抗哎,你也跟我配合一下啊!”

苏沐橙并没有给他半分回应。

从角色站在系统读入的地图上的那一刻,苏沐橙就感受到,荣耀对她来说,哪里变得不一样了起来。

她一直想要的只是能站在他的身边,被信任着,被保护着,他需要的时候就跑跑龙套,她紧急的时候有他来救,他遇敌的时候她来破围,赢了之后可以耍赖让那个人领她出去走街串巷吃一碗小馄饨,等等而已。

但是今天——沐雨橙风的视角环视着荣耀世界。

“我已经没有那样依靠谁或者保护谁的意愿了。”

感到了孤独的枪炮师宣泄着炮火。

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才不是什么叶修创造的嘉世,而是创造嘉世的叶修。所以要变成更强的自己,然后等他回来。这是她昨天睁着眼睛发呆到半夜下定的决心。

果不其然,训练结束复盘的时候苏沐橙遭到了众口纷纭的谴责。听到“擅自颠覆定位抛弃最强的打法,说严重了甚至关系到职业素质”的指控时,苏沐橙挑了挑眉毛开口了。

“自废最强的招式这种事我可不会做,只是那种打法现在对我而言已经不是最强了而已。不需要的就要扔掉……这不是你们的一贯做法么?”

“苏沐橙你……”被噎回去的人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这时训练室的门被推开,工作人员来通知苏沐橙下午广告的通告时间和行程,苏沐橙撩了一下耳边的碎发转过头,笑靥如花地应了一声。

刘皓拍了拍刚才开口的队员,沉着脸摇了摇头,又听见旁边孙翔还在小声抱怨说好的最佳搭档呢?刘皓笑着说:“翔哥别担心,你接手的新一叶之秋可以不只局限于沐雨橙风一人的配合,我们其他的队员也都很有实力啊,等磨合好了一定可以带领嘉世重回巅峰的,因为荣耀不是一……”

他猛然打住了话头,一瞬间变了脸色狠狠甩了甩头试图赶走脑海中突然冒出的那张脸。

 

 

崔立在会议上一再强调着叶秋有可能会借媒体对嘉世带来威胁的问题时,苏沐橙实在是没忍住逸出的一声冷哼。

崔立大感头痛,叶秋还在的时候,谁也没有想过,苏沐橙居然也会是一个刺头。大家眼中的苏沐橙,总是很乖巧地跟在叶秋左右。不多话,也不多事。但是现在呢?除了比赛依然会认真应对,其他方面,大家却再也没见过原来队中的那个苏沐橙了。

“我觉得,崔经理会不会有些多虑了?”苏沐橙却抢先开口。

崔立这会儿还在纠结那边的苏沐橙呢,却真没想到苏沐橙居然会开口讲话,她一直以来可都是懒得搭理他们的。

“其实我很遗憾。”苏沐橙接着说道,“共事了这么多年,你们却根本不了解他。他是一名职业选手,非常职业,他所有的执着,都是奉献给荣耀,奉献给比赛场上的。你以为你们这样对他,所以他就一定会回来报复吗?你们错了,他回来,只不过因为这里是荣耀而已,他和你们针锋相对,只不过因为你们太不争气,居然能沦落到打挑战赛。他面对你们,和你们是嘉世无关,和你们逼他退役无关,只不过因为赛制就是这样。所以崔经理,你不用担心,他不会拿自己复出的噱头来说什么有关嘉世的故事,因为你们在他眼中,只是一个对手而已,和他这一路走来击败的随便一支玩家队伍没有本质上的区别。无非就是你们的实力更强,所以他会更认真,更积极地去面对罢了。所以崔经理,不想输的话,就加紧练习吧,这种浪费时间的会,完全没有必要,我就不奉陪了。” 

苏沐橙说完,就已经站起身,转身就出了会议室。来到门外她长舒了一口气,那些话其实不说也罢,不会有人因此而改变,也不会有人因此而愧疚。但是苏沐橙的心底知道自己非说不可的理由。

她替叶修不甘心。叶修自己懒得去徒争虚名针锋相对,但是她苏沐橙至少想要告诉同样深爱荣耀的肖时钦和叶修最关心的弟子邱非,告诉他们那个人,他其实是这样正直的一个人啊。

她轻轻地叹了口气,正准备前去训练室,却听到身后一声门响,转身一看却是邱非也跟了出来。

苏沐橙有些疑惑地看着邱非,少年却只是看着她并礼貌地鞠了一躬。

“苏前辈,我们一起去训练吧,不能让叶修队长太操心了。”

苏沐橙楞了一下,接着露出了令邱非怀念的,发自内心的温柔笑容。

“哎小邱呀,你以后可以直接叫我沐橙姐就行。”

看邱非好像有些困扰的样子,苏沐橙拍了拍他的肩膀并直直地看向邱非的眼睛。

 “嘉世以后就交给你了。”她说。

少年点点头。

“叶秋队长以后就交给你了。”他说。

闻言苏沐橙又忍不住笑了出来。“要不要再拉个勾呀?”她明朗地问道。

 


挑战赛决赛,孙哲平久退复出后打得依然很孙哲平,对于这个观众们还是很有心理准备的,然而苏沐橙打得也很孙哲平这一点就让很多人大跌眼镜了。

更令人没有想到的是苏沐橙获胜之后的举动。

苏沐橙并没有立即退出比赛。沐雨橙风再度环顾着这个战火洗礼之后,只剩她一人独存的空旷的荣耀世界。

这是场属于嘉世的苏沐橙并不盼望的胜利。

“和嘉世的缘分,到此为止了。”

再见,嘉世的苏沐橙。

沐雨橙风从场上消失,苏沐橙也走出了比赛席。不顾场上观众们拍的犹豫的掌声,不顾各种各样目光的洗礼,苏沐橙走下比赛台,走向选手席。

而后,从嘉世选手席前径直穿过,一步未停,最后直到他的所在之处。

苏沐橙抬眼看向那个令人怀念的人,叶修也在以笑容迎接她,眼中没有一点意外,仿佛他也等了很久一般。

苏沐橙直接坐在了叶修的身边。全场哗然,人们无法从嘈杂中分辨出任何声音,然而苏沐橙完全没有在乎,此时的她,是这一年半以来心里最平静的时刻,再没有任何纠结,也没有任何包袱。

她始终在为那个人的理想而战,他也始终在看着自己的努力。所以说,在嘉世孤身一人的日子太过难熬。所以说,在这满世界喧嚣中自己把头抵在叶修的肩膀上的那一刻却反而获得了最宁静的满足感。

苏沐橙有点想哭,连忙把头朝身边那人身上藏了去。

“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好……”

就交给你了。


 

后来有一天,苏沐橙和叶修一起上网游,这次是两个人一起俯瞰荣耀大陆。苏沐橙喃喃说道:“真大呀。”

“怕吗?”身边的叶修突然冷不丁来了一句。苏沐橙愣了一下,然而果断地回答道不怕。隔了一会儿又改口:“怕过。”

“什么时候?”

“你不在的时候。”苏沐橙回忆道。“反而如果你在身边的话,不管什么状况我都没怕过。”

哥哥离开的时候,苏沐橙哭的昏天暗地,潜意识里满是以后要一个人生活的恐惧,但是叶修却没有离开她。

那时候叶修身上都是浓重的烟味儿和几天衣不解带的油味儿,苏沐橙的长发都打了结哭得没个人样子,谁都不能够安慰到谁,日子不是过的而是硬生生熬过来的。一天叶修睁着满是血丝的双眼看着苏沐橙红红的兔子眼,拉过来她用嘶哑的声音说道:“沐橙别害怕,我在这儿呢。”苏沐橙当即“哇”的一声扑到叶修怀里,哭得更大声了。

然后,他们在一起很多年。

后来叶修离开嘉世,离开之前他对苏沐橙说,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然后他就真的回来了。

然后他们在一起又是很多年。

现在叶修突然磕磕巴巴地问她“你看我怎么样?愿不愿意以后也让我继续看着你?”

苏沐橙愣了,然后她回过神了,然后她笑了。

就像每次接受叶修的战术布置一样,就像叶修对她说“接下来就交给我吧”的时候一样,她说:“好啊。”

他们将会继续在一起很多很多年。

 

 


                 ===END===

附:六

现场的躁动久久不能平静。叶修和苏沐橙的私交到底有多深?由于叶修的一贯低调,粉丝们了解到的并不深。所以对于此时苏沐橙公然在比赛尚未结束时就公然和嘉世决裂并投身兴欣阵营的举动感到震惊不已。

这到底是为什么?

现场一片喧闹,可是没有人能给他们答案。就是转播中的潘林和李艺博,也都被这大胆的举动惊得目瞪口呆,半晌也说不出话来。

“苏沐橙的举动……苏沐橙的举动……”率先回过神来的潘林想就此疯狂的举动结说两句,可是话来在嘴里转,却找不到合适的描述,这种情况从来没有见识过啊,再经验丰富的解说面对此情此景也没有任何过来人的经验。

“联盟中是否有相关规定呢?”潘林话在嘴里搅和了半天后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你是指什么?”李艺博问。

“就是……就是……呃,比赛日当众秀恩爱。”

“你想问的原来是这个吗?!”李艺博忍不住掀了话筒。




评论(14)

热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