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美男E呸呸

是只意识流学术狗,所以写的东西一点都不细腻打动人心,反而更有种“顶你个肺”的力度,尽显阳刚之美。
以上皆为胡扯

【兴欣】切开以后不是黑色的助攻不是好反贼

*叶橙原作背景求婚系列最后一篇

*叶橙含量不多,全员堆梗

*关联自己的另两篇叶橙1http://epeipei.lofter.com/post/2cb54a_c34b247  2http://epeipei.lofter.com/post/2cb54a_c85ca21

*给小安比心!

*OK请↓



 

 

突然被中止了日常训练的安文逸皱着眉推了推镜框。

兴欣最近的比赛并不顺利,而面对强敌时最为力不从心的就是他安文逸,为了在以后的比赛中能表现的更好一些,最近他正在给自己疯狂地加训。不只是安文逸,兴欣的每个成员都不希望叶修离开后的兴欣变成一只竞争力不复往日的队伍。

因此当陈果一脸扭曲的表情紧急召唤全员集合的时候,安文逸心里其实还是有点略略不爽的。他面无表情地推开键盘,跟着众人的脚步起身走向会议室。

“什么情况?咱们上次这样被老板娘召集开会是哪年哪月的事儿了?”方锐皱着眉头问乔一帆。旁边的唐柔摇了摇头:“所以才更说明了果果有很重要的事要说吧。”

乔一帆一脸疑惑:“可是现在苏沐橙前辈也不在队啊,如果是重要的事的话……”

其他人也纷纷表示想不出有什么重要的事是可以不需要队长参与的。

 

一把推开会议室的门时,方锐迎面看见的就是两眼放光的陈果,这还不算,陈果身后还有个两眼放光的……魏琛,整个人的画风要多猥琐有多猥琐。

这两人的表情实在让人感觉背后太有故事以至于方锐一时间本能地后退了一步。猥琐流大师表示不能忍,以他的美学来说,猥琐是一种气质一种灵魂,但是把猥琐这么明晃晃地写在脸上就是你的不对了是不是啊老魏?!

方锐当机立断啪地把门关上。

“????”的身后众人。

“……”方锐面无表情。他本想吐个好槽但是却发现自己做不到,与此同时门后响起陈果响亮的咆哮。

唐柔疑惑地绕过方锐打开门,迎面看见了……

但是不愧是刚出道就敢放话三缺一……不对是一挑三的新人王,心理素质那是没得说。唐柔手抖了一下但是终于忍住没抽身而退。之后其他人也鱼贯而入,看到双眼放光二人组的时候每个人都抖了一下,哆哆哆哆哆哆哆。

这种迷之气氛本就已经是在挑战众人的心理极限,谁知陈果在反复深呼吸了好几次后宣布的事情让大家更淡不能定。

“……卧槽逗我们呢吧!”

长久的沉默后,第一个出声的是自诩最能坦然面对一切怪力乱神的方锐大大,如果听不出声音里的颤抖就更完美了。

“老板娘你是说……队长要向……队长求婚?”老实孩子乔一帆也被吓得不清。

所有人都陷入深深的震惊之中,只有包子进入角色特别快,一边兴奋地表示不愧是老大一边问婚礼现场需要几个看场子的。

 

显示器里的叶修看着争着往摄像头前挤的队友们也是一脸啼笑皆非:“不是吧你们,说好的职业选手的心理素质呢?碰见点儿情况就鸡飞狗跳的比赛还能不能打了?”

“比赛是比赛求婚是求婚,要是赛场上周泽楷突然给我告白我也能吓得搓出来一记伏龙翔天。”方锐尖锐地指出。

“方锐大大你已经说都不会话了你知道吗?”叶修反吐槽。

“别TM废话给老子说正事,妈的王八蛋,就知道你不安好心,老夫还纳闷呢说以你的人品怎么可能不对苏妹子下手,啧啧糟蹋啊糟蹋。”

兴欣相声三人组,参上。

 

“你赶紧说说具体什么打算?”陈果赶紧把话题拽回正轨。屏幕那头的叶修沉默了一下,仿佛有些紧张一般摸了摸鼻子,兴欣的队员们屏气凝神,就好像每次比赛之前等待叶修给他们布置战术一样——稍微有点怀念啊。安文逸忍不住想着。

“速战速决吧。”叶修说。

听完叶修如此如此这般那般的交代以后,陈果和唐柔不由得对视了一眼。叶修注意到两个妹子这边的动静就点名问她们有什么问题。

“呃……其实也没啥大问题……就是这么朴实的计划会不会,呃有点……”陈果吞吞吐吐地发表着意见,一旁的唐柔很贴心地帮她补全:“有点寒酸。”

“我靠老叶你这货不会也像吐槽楼里那些直男癌一样打算空手套苏妹子吧!啊呀真是看错你了好气啊!”方锐在一旁跟着咋呼。

叶修带着笑意瞟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然而方锐立刻停止了跳弹。

魏琛在一边小声对莫凡吐槽“啧啧啧造孽啊……你看这没下限的货把我们方锐大大调教的哟。”

甚至连一向不理人的莫凡都赞同地点了一下头。

 

“放心吧,该准备的可都没含糊,至于那些摘星星摘月亮承包鱼塘什么的就留到她答应以后吧,哥肯给,也得沐橙愿意要啊。”

这时眼睛雪亮的安文逸发现了一个疑点:“等等队长,你说你要向苏队求婚……但是我没记错的话,你似乎直接跳过了告白求交往这个步骤?”

叶修低声笑了。

“因为已经等不及了啊。”他说。

电脑前的众人一片啧啧声。

“心真脏啊。”不知谁精准地点题了一下。

 

“我这周末就回兴欣,老板娘你随便找个什么借口给我腾个地方跟沐橙组二人本,都给点力啊,下半生的幸福,可都要仰仗各位大大了。”叶修的表情无比诚挚。

“老叶你tm把第十赛季那次训练时候拐走的我那一包烟还给我先。”魏琛习惯性抬杠。

叶修又瞥了魏琛一眼:“老东西你的死亡之手拿回去了?”

“哎哟老夫错了你赶紧把老夫的死亡之……靠!老夫进兴欣的时候就拿回来了你个臭不要脸的!!!!!”

 

“诶你说叶修要回来!”苏沐橙欣喜地从训练位置上站了起来,不自知地捧着电话开始原地转圈圈。

“对啊他也是刚刚跟我说的让我跟你说一声~”

“他怎么都不直接跟我说……”苏沐橙委屈地撇了撇嘴。电话里的陈果赶紧替叶修开脱:“哎呀臭老爷们儿们不都这样吗!粗枝大叶不懂女人心!”

“粗枝大叶修哼!”苏沐橙接过了话头。

电话那头的陈果被自家撒娇的偶像萌的心头一颤良知发现,突然就特不想帮叶修一起坑人了。

“……那啥,他说已经出机场马上就到了,但是哎呀……就,挺不巧的,其实吧,嗯我在训练营呢,打算让咱们兴欣的选手过来给新人们打几场指导赛来着,正想让你带大家来这边呢结果叶修的电话先进来了,所以……要不你让其他人先来,沐沐你留训练室等下叶修?”

好在这份良知被陈果迅速扼杀。

“好啊好啊!”苏沐橙开心地。陈果还准备了一堆应付苏沐橙疑问的借口,结果对方干净利落地接受了她的说辞。

“诶……好的那就这么定了,拜托你了哦沐沐!”

苏沐橙飘飘然挂断电话以后还在笑的眉眼弯弯,注意到训练室众人的目光后轻咳了两声稍微压了压嘴角:“果果的电话,说让大家先去训练营跟新人打指导赛,我先等接到了叶修再去找你们啦。”

“嗯??叶修大大要回来?”方锐浑身都是演技,一脸傻白甜的不知情状,眉目间还带着无比逼真的嫌弃感。

“哎喂你这记性太差了吧,老大不是说过……”话说到一半,包子就被镜片反光的罗辑一巴掌糊住了嘴。

“说过什么?”苏沐橙疑惑地看了看那边的鸡飞狗跳。

“呃……他说过……”乔一帆赶快打圆场。

“‘我一定会回来的!’”方锐紧接着一声怪叫。

“灰太狼?”唐柔吐槽。

“总之大伙儿先中止训练去老板娘那边吧,让她等急了咱们以后加训的夜宵就得打折扣喽。”方锐首先站起身准备往外走,经过公会部门口时候还开门冲里面边挤眉弄眼边喊了一嗓子:“喂!说你呢那边那个神一般的老年人,指导赛去不去?”

魏琛中气十足地骂回来:“不去!滚犊子!老夫是勇敢的创造了奇迹的少年!”

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站起身往门外走去,苏沐橙笑着挥了挥手:“那你们先过去吧,我们待会儿就追过去~”

 

一向沉默不语的莫凡在掩上门之前突然罕见地主动开口了。

“说过,会回来。”

苏沐橙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惊讶的表示,门却已经被关上,纷乱的脚步声渐渐在楼道口消失。

 

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保存了训练进度后,本以为叶修会先回上林苑安置行李的苏沐橙准备先去那边等着,谁知刚想伸手拉俱乐部的门时,门却自己开了,目光迎上的是仍然熟悉的笑容。

“哎哟,当公务员天天穿得这么规矩挺心累吧,心疼你。”苏沐橙笑得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

“别说了,这领带勒的真是……哎听说老魏还留在这儿啊?老魏咱俩工作换换呗,去总局坐办公室啊,风光。”叶修左看右看,最后拉开兴欣公会部的门喊了一声。

“滚一边儿去,忙着呢。”里面魏琛也扯了一嗓子。

“啧啧啧你看看,哥不远千里回来看一眼结果就沐橙你一个知道来接接我,真是人心薄凉啊。”叶修这还感慨上了。

“嗯,今天果果说要大家去训练营指导指导新人,嘱咐说让我留这儿,我还纳闷儿呢,刚才知道原来是为了等你过来。”

“哦。”叶修随口应着,眼睛却瞄向了训练室里的电脑。“我说沐橙,咱们都挺久没一起荣耀了,一起玩儿会儿?”

“好呀。”苏沐橙听了这个提议很是开心。“你要什么职业的账号卡?还是就用君莫笑?”

“君莫笑吧。”

“好嘞。”

苏沐橙转身小跑取来了君莫笑的账号卡交到叶修手中,叶修轻轻摩挲着卡面,脸上浮上怀念的神情。

一旁的苏沐橙看着叶修再次握住这张卡,也是一瞬百感交集,轻声说道:“真是了不起呢。”

叶修当然知道她指的是什么,自豪地笑了笑:“是吧。”

“是啊。”

“好了走吧,你上沐雨橙风。”

“好。”

 

“老叶到了!”魏琛一边猥琐地单耳贴门一边抠手机在众人新拉的讨论组里给其他人传回一手情报。

逐烟霞:“这么快?我们这边刚上荣耀还没跟伍晨交接道具呢!”

晓枪:“马上赶到指定坐标。”

海无量:“老魏我欣赏你这份不畏惧来自联盟首席战术大师日后可能进行的一系列惨绝人寰的报复而坚持选择留在现场的大无畏精神。”

魏琛真人无声地呲着牙呸了一口,但是抠出去的回复却非常真情实感:“别说了,再说我说不定就怂了。”

“老魏你不能怂啊!”海无量惨叫道。

寒烟柔:“至少现在还活着呢嘻嘻。”

逐烟霞:“话说我觉得咱们要不要也给他俩来个惊喜?”

一寸灰:“老板娘有头绪吗?”

逐烟霞:“叶修的安排不就是让咱们放几朵烟花制造下气氛吗,啧……真是臭老爷们儿粗枝大叶没情调,心疼。”

海无量:“中枪的报数……”

迎风布阵:“1”

晓枪:“2”

一寸灰:“呃”

毁人不倦:“。”

小手冰凉:“咳”

昧光:“……”

包子入侵:“我昨天洗澡了不臭啊,我靠不会吧你们都不洗澡的啊!”

 

一时所有人都在满屏幕刷省略号,甚至忘了还有正事。

 

逐烟霞:“……严肃严肃!继续说了啊!我的想法是咱们要把气氛搞得更浪漫!天时地利人和一样都不能差!直接把婚礼的气氛搞出来最好!”

寒烟柔:“果果,时间来不及讨论了,你直接说计划吧。”

迎风布阵:“那俩已经上游戏了,苏妹子还是没看穿老叶肮脏的用心,哎哟喂看着这羊入狼口啧啧,老夫真想英勇地跳出去狗口拔牙。”

海无量:“老魏你真是那啥嘴吐不出狗牙。”

迎风布阵:“你滚蛋你!你当老夫没文化就看不出你是在骂老夫吗!”

【系统提示:海无量和迎风布阵已被管理员禁言1分钟。】

逐烟霞:“咱们公会的人带了绝对够多的活动烟花,伍晨你去让大家找坐标练个阵型先,一会儿看到君莫笑和沐雨橙风的时候再一块儿站出去放。然后再拨出来公会里的枪炮师在旁边站成一排,学那种电视上特别正式的典礼的样子鸣礼炮!”

晓枪:“人员上是没有问题,但是老板娘,到时候枪炮师们要用哪个技能充当礼炮啊……”

逐烟霞:“……呃,激光炮吧?也好看,射程也远?”

寒烟柔:“果果,礼炮的声音都是‘轰’,没有‘BIU~’的。”

逐烟霞:“哎呀忘了这茬了!那就反坦克……”

小手冰凉:“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

海无量:“你们这群禽兽别气死老板娘了,当心她一会儿下令全体枪炮师瞄准罪恶之塔砸热感飞弹哈哈哈!”

逐烟霞:“闭嘴现在是吐槽的时候吗!蓄力加农炮!就这个了!能蓄力能控制!能量球爆炸也不难看音效也不难听!”

迎风布阵:“别贫了抓紧时间!据老夫的鹰眼观察,老叶和苏妹子的角色跳塔进度已经一半儿了!”

逐烟霞:“好的烟花和礼炮的环节就这么定了!最后我还有一个想法!大家想想看一般来说婚礼时候不可或缺的人物是谁!”

海无量:“前男友!”

【系统提示:海无量已被管理员禁言29日23小时55分钟。】

一寸灰:“……心疼方锐前辈。司仪吧?”

逐烟霞:“有点接近了!”

迎风布阵:“还剩四分之一登顶!老板娘你别卖关子了啊我说!”

寒烟柔:“神父吗?”

包子入侵:“噢噢我知道!就是那个言峰绮礼!他跟一个浑身金色的英雄一起偷税结果被正义的同伴一枪打死了!”

逐烟霞:“……小唐说对了!我想了想,荣耀里是有天使的啊!”

小手冰凉:“哪里有?我怎么没印象?”

刚打完这行字,安文逸感到四面八方的视线似乎都投向了自己,就好像几分钟前他自己的反坦克炮拟声一般,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

安文逸突然真的感到了小手冰凉。

小手冰凉:“等等……”

一寸灰:“文逸哥加油……”

 

魏琛透过门缝眼看君莫笑和沐雨橙风还差两炮就登上塔顶,赶紧隐秘而猥琐地回到了自己的电脑前操作起了迎风布阵。

“老少爷们儿们都准备倒计时了啊!”

兴欣的玩家们赶紧分烟花的分烟花,找坐标的找坐标,做心理疏导的做心理疏导……给小手冰凉。

海无量也举着一枚烟花嘟嘟囔囔:“哎这玩意儿怎么玩儿?哦有点燃选项,摁了以后能设置倒计时吗?……诶卧槽一点就着了!?瞄准哪儿!瞄准哪儿?!”

在如此危急关头,为了不提前暴露众人的计划,海无量一咬牙一跺脚选择了牺牲小我成全大我……于是把点燃的烟花扔进了迎风布阵的兜帽里。

“我靠方锐你大爷的!结婚炮仗别往老子兜帽里扔啊!”——魏琛十分悲愤,但是此刻他也难能可贵地保持了团队爱,为了不破坏只隔了一扇门的外面的甜蜜气氛于是硬生生忍住了差点破口而出的一声咆哮而改为了打字的方式。

只是忘了发到团队频道,发到世界上了。

 

只听叶修骂了声老魏个傻逼,魏琛听见了,心里回骂了一句你才是傻逼呢你。

突然听得一声炮响,然后世界上闪过逐烟霞的ID。

[世界] 逐烟霞:“大伙儿!开始了!”

一列枪炮师齐齐出队,举起肩上的重炮向天依次鸣响。轰鸣声与烟花发射的破空声交互,兴欣的方阵上空五彩缤纷的心形烟花突然腾空而起,照亮了一群人头顶的天空。

逐烟霞转了转视角,看到其他人的角色还是那张波澜不惊的系统表情。

陈果转了转视线,看到其他人的脸上都是真挚的喜悦,就连莫凡也是认真地操作着,屏幕上的光华映在他的眼中闪闪发亮。

这样的相遇,这样的经历,这样的大家,真是幸福啊。陈果满足地想道。

 “理性分析,叶修大大的求婚大作战能不能成功?”

QQ群的标志又跳跃了起来。

寒烟柔:“我觉得能。想起在第十赛季决战前,我和沐沐一起聊过关于冠军的话题。沐沐时刻都想着‘没能帮叶修拿到冠军’和‘想帮叶修拿到冠军’,叶修就像她的梦想一样,她满心都是他。”

一寸灰:“我也觉得没问题,当时我在第十区开这个账号追随前辈是因为我想变强,但是苏前辈也一直在君莫笑身边甚至在线时间更长,因为他需要她。”

包子入侵:“我一直都觉得老大和队长是一对儿啊!”

昧光:“一定能成功的。我为了证明自己而努力,她为了证明他而努力。”

小手冰凉:“讲真,一会儿能不能别玩儿天使play……”

海无量还在禁言中。

逐烟霞:“叶修也好沐沐也好,他们在提起彼此的时候都是笑着的啊,有时候我就感觉,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很多甜蜜的话就是为了他俩量身定做的一样。”

比如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比如说愿得一人心。

比如说心有灵犀一点通。

 “酸死了。”陈果有点嫌弃自己忽然间的多愁善感。

第一赛季就进入职业圈的魏琛想着这两人一路走来至今的往事也不禁唏嘘地点了根烟,扫了一眼新增信息都是催现场直播的。他一边感叹着这群没良心的真是逼良为娼,一边十分顺从内心地又溜到了训练室的门缝边,悄咪咪地把眼睛凑了上去。

正好听见苏沐橙温柔地笑着说了句“好啊。”

什么情况!什么进展!什么的酸臭味!魏琛心中迸发出无声的呐喊。结果就在这时里面叶修的眼神一飘忽就飘忽到门这边了,然后魏琛听见他再度骂了声,老魏这个傻逼。

魏琛比了个中指悲愤地腹诽:老夫招你惹你了啊!方锐才是傻逼!

于是他气忿忿地回到电脑前,在荣耀世界频道里把这句话发了出去。

方锐虽然躺枪躺的莫名其妙但是总之先不甘示弱地回击,毕竟职业选手的手速,世界频道很快被两人的垃圾话占领了,方锐的核心内容是“魏琛把你特么留在第一线你居然没完成组织上交派的偷拍任务要你何用”,而魏琛的攻击重点是“方锐是个傻逼”。

这时只见世界频道有人强势插入对话。

[世界]君莫笑:“让你们助攻没让你们捣乱行不行”。

看到主角君莫笑冒泡,兴欣公会的人们一阵骚动,纷纷兴奋地语音交流并八卦着,还有比较抓得住重点的人在世界频道询问着君莫笑“怎么样怎么样得手了吗”,顺便还夹杂着其他群众玩家的好奇和八卦。

君莫笑发了个叼烟扮酷的表情:“哥一出手,那还有的说?”

“好好好!”“叶修你滚蛋你!”“不愧是前辈。”“天哪沐姐姐你还真被这货拐到了啊啊啊啊”之类的欢声刷的人眼花缭乱,夹杂在其中的还有一句别致的来自逐烟霞的“好了关门放小安!”

果然,感动归感动幸福归幸福,该干的事是一定要干的。

[世界]小手冰凉:“……真的要来啊”

[世界]寒烟柔:“当然”

[世界]晓枪:“当然了”

[世界]海无量:“说好了都”

[世界]逐烟霞:“赶紧的”

[世界]一寸灰:“文逸哥加油……”

[世界]小手冰凉:“……”

你们这是一言不合就要挂人!说好的兴欣特色冷静准确淡定沉着主义牧师呢!安文逸的内心是崩溃的。

然而下过苦功练逃跑的小手冰凉打量了一下周围的阵势后,绝望地举起光明之证,展开天使之翼缓缓升空。

[世界]逐烟霞:“好了,在……天使的面前你们可以宣誓了。”

就很气。

 

于是后来纯爷们儿安文逸在君莫笑跳塔的时候精准地点了朵神圣之火。

 

吓吓他。

 


 

 

 

 


评论(17)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