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美男E呸呸

是只意识流学术狗,所以写的东西一点都不细腻打动人心,反而更有种“顶你个肺”的力度,尽显阳刚之美。
以上皆为胡扯

叶修生贺|叶橙|花开要经过多长时间?

*叶橙only

*原作背景脑洞别认真

*叶橙群听歌写文活动,曲目还是白橙太太点的银临《不老梦》

*叶修生日快乐

*于万人中万幸得以相逢

 刹那间澈净明通

 成为我所向披靡的勇气和惶恐

 流水账感叹文特别没意思





始料未及。苏沐橙会这么难过。

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每次当她的脸上挂着的不是笑容的时候,叶修就会有种无以名状的焦虑,更何况现在的苏沐橙已经快憋不住眼眶里的泪了.

而自己那平时某种意义上能言善辩的嘴也在这种场合也变得笨拙的急人。最后说出口的还是只有从那场阴阳两隔之后单调而无用的、翻来覆去的一句——

“别哭了啊……”。                                        

叶修的视线停留在苏沐橙委委屈屈紧咬的下唇上,下意识担心她用力过度咬破嘴唇会痛,伸出的手在半空恍然般半秒停滞,最后伴随着一声叹息改变方向搭在了她的头顶。

 

“我也想陪你努力啊!”苏沐橙委屈地抖着哭腔再次重复了一遍。

“我没理由就这样心安理得被养着,你也辛苦啊,我知道的……”

想了想又补道:“何况你有可以回去的地方啊,叶修,你有家的,你和哥哥是为了一起打荣耀,哥哥不在了,你本来已经没理由继续留下的。”

此时她不想看到那双一向意气风发的眼睛此刻被自己的任性染得满是疲惫和无奈,一串连珠炮后低着头咬住嘴唇,边思索着怎么继续说服他边后悔自己是不是又让他心烦了,然而听到对面一声叹息,然后熟悉而温暖的手落在自己的头顶,却紧张的甚至不敢轻轻摩挲。

 

“沐橙啊……你还小呢。”叶修说道。

 

对啊沐橙还小。

但这不是理由。叶修自己也清楚,不论是用来阻止沐橙放弃学业投身荣耀,还是用来阻止自己的感情,这都不是一条有说服力的理由。但是不论是之前的苏沐秋还是他叶修,都不希望苏沐橙为了成为他们的附属品而失去她未来人生中各种各样的可能性。虽然他不刻意阻止苏沐橙接触荣耀,但是如果是因为“为了帮助你”这种理由的话,就算时光再倒流一次,叶修觉得自己还是会拒绝。

而苏沐橙当时一赌气转身跑了,叫都叫不住。

 

后来某天叶修指挥嘉王朝抢野图boss的时候注意到一个虽然装备不怎么样也不出风头,但由他来看表现却是异常抢眼的枪炮师。

但是角色捏的可真难看啊……叶修还是没忍住心里吐了个槽。

大胡子的壮汉灵活地扛着重火器辗转腾挪,虽然走位距离叶修并不算近,但是这人是在有意识地和自己打配合,而且还把他的战术意图领会的相当的好——心系战队的模范队长叶修多看了一眼记下了他的名字,并在团战结束后点开了陈夜辉的私聊窗口发了句“接触一下这个人,看他有没有兴趣来我们训练营试训吧。”

对面的陈夜辉却支支吾吾。

叶修:“嗯?有问题么?”

陈夜辉那边过了好几秒才发来回复:“叶队,那个是苏妹子今天从我这儿要过去玩的小号……”

叶修叼着的烟忍不住一抖,然后一阵手忙脚乱的拍裤子。

“……陈夜辉啊,刚我说的话你别跟沐橙说哈。”

陈夜辉的号这次回得挺快:“晚啦!”

然后又跳出一句“我来还账号卡的时候从陈会长的电脑上看到啦嘻嘻”

叶修的嘴角抽了抽,一分钟后果不其然一阵蹦蹦哒哒的脚步声后自己的房门被敲响,扭头看见纤细的手从门缝里先伸进来比了个耶,正主随后闪进屋子,在叶修无奈的注视中,苏沐橙乐呵呵地“嘿”地扑进他被窝里咕噜滚了一圈把自己卷成了一只寿司卷。只露出小脸和闪闪发光的眼睛的苏沐橙说:“叶修,叶修叶修?”

太宠着女孩儿就是不行,这样下去保准以后回回都拒绝不了。叶修放下鼠标认输地去拍了一下寿司卷的头。

“行行行依你行不行?”

 

苏沐橙没有继续上学,叶修取出苏沐秋留下的账号卡递给她,两个人沉默看着英姿飒爽的女性枪炮师的形象再次跃动在显示器上,苏沐橙眼中闪动的分明不只是屏幕倒映的光。

叶修还是一到这种时候就不知道应该开口说些什么,刚拿下首赛季奖杯的手抬动了一下,又把指间夹着的香烟换手后再次抬起,覆住了苏沐橙放在鼠标上的细微颤抖的手:“别哭别哭……”

“嗯,慢慢就没事了。”苏沐橙干涩地回答道,脸朝着屏幕并没有转头。


苏沐橙不知疲倦地练习着,荣耀技术突飞猛进,当叶秋初次向陶轩和嘉世的队友提起小姑娘想当职业选手时,所有人的眼睛都瞪得不小。一群网游宅男的观念里,妹子就是经验宝宝,是被带升级的角色,是跟在身边倍儿有面子的网游里的财富。一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叶秋自然知道他们心里怎么想的,就懒洋洋地点了根烟说,就你,说你呢张家兴,脸上明晃晃地写着不信啊,你不信哥带出来的妹子就是不相信哥,来来来单挑一场就知道了。

张家兴差点没喷小队长一脸:“让牧师去pk是不是有点没下限啊!?”

他们的小队长一脸睥睨:“还没打呢就怕了?”

旁边一圈队友起哄,奶爸打呀就是上不要怂,咱们冠军队选手打普通玩家还不是躺赢?一阵七嘴八舌以后,得到了队友们爱的鼓励的张家兴气哼哼地刷卡上荣耀开了个竞技房,然后抬头看见斗神坐在了他对面刷卡。

张家兴:“???”

叶秋沉声道:“普通玩家叶秋先替我家沐橙大大暖暖场。”

张家兴当场就把键盘掀了。

 

本来大家也都知道叶苏两人关系非同一般,加上亲眼验证后倒也是纷纷承认苏沐橙实力确实不俗,虽然一旁的那谁明晃晃写在脸上的得意让人觉得很欠扁就是了。而老板陶轩反而异常爽快地就同意了让苏沐橙成为嘉世战队的一员。

“谢谢陶哥!”苏沐橙开心地拍手。

陶轩笑眯眯地点点头,拍拍叶秋的肩膀说:“干得不错!好好带沐橙,她会大有出息的!”

叶秋也笑了笑当做回应。

回宿舍的路上苏沐橙连脚步都异常轻快,叶修叼着的烟头忽明忽暗,对于小枪炮师关于未来蓝图的叽叽喳喳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作答,苏沐橙忍不住停住脚步皱起了眉头。

“叶修?”

叶修掐灭了快吸到过滤嘴的香烟,含糊地说了一句:“沐橙,接下来要努力了,但是有的事也不用太努力,记住,不想做的事就拒绝。”

“你指的是?”

两人之间从来不存在什么刻意的秘密,叶修也就实话实说:“老陶最近越来越像一个经营者了,之前就谈过关于代言的事,我这情况你也知道,当然就没答应,当时他看起来挺不爽的。我觉得他接下来大概是打算把在我身上没能实现的计划转移到你身上吧。”

苏沐橙也是明白人,她点点头:“我知道啦,你多考虑你自己的事吧,该懂的我都懂的。”

叶修笑着说:“是你自己以为自己什么都懂吧?小孩子家装什么懂。”

苏沐橙嗷了一声开始隔着衣服掐叶修的胳膊。

两个人非常掉智商地闹了一会儿,苏沐橙突然开口问道:“叶修,那你呢?该拒绝的时候就拒绝什么的,其实并没有随口一说那么容易吧。”

叶修不以为然地摇摇头:“瞎说,哥是什么人。”

“你是叶修啊。嗯,叶修别逼自己太累了哦。”

叶修揉了揉有些担忧地盯着自己的少女的头发:“放心吧沐橙。”

就像个flag一样。当他真的平静地对崔立说“陪练?我看不必了,解约吧”的时候,一旁的苏沐橙瞬间僵立在了原地无法思考,甚至感到无法呼吸。

有叶修的地方就是苏沐橙的家,苏沐橙从来没想过叶修如果离开自己这种情况。她甚至没有思考就冲出去要质问嘉世冷眼的众人,然而叶修仿佛料到了她的举动一样,轻轻地抬起一只手就拦在了她身前。

同叶修一起走出俱乐部的时候,苏沐橙就已经忍不住泪流满面,而叶修也一反常态地并没有慌了手脚或是开导逗乐,沉默的气氛仿佛是要告诉她,因为就是这样的现实了,你为我流泪,我向你告别,就是这样的现实。

“你打算怎么办?”苏沐橙艰难地开口。叶修却语调平稳:“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带着种接受命运一般的心情,苏沐橙目送着朝夕相伴十数年的身影在彩色的霓虹灯,白色的鹅毛雪和浓墨般的夜幕中渐渐远到看不清去向。

 

上次在他面前哭是什么时候的事了来着?

啊,想起来了。

第四赛季,沐雨橙风被box战术缠住不能脱身,当注意到一叶之秋身后的刺客鬼魅般的身形的瞬间,她感到了灵魂瞬间冻结般的恐惧。

“后”!!!!!!

沐雨橙风不顾角色身上飘散的血花轰出一记激光炮,季冷没有躲开,角色被伤害打的支离破碎。但是在这之前,匕首却已经狠狠刺进了一叶之秋的身体。

决赛结束后,苏沐橙把自己关在宿舍里哭的双眼红肿,不论门外的叶修怎样敲门都没有回应,只有屋里女孩闷在枕头里的呜咽声断断续续传出,叶修的声音也失去了下场时安慰队员的那种冷静。直到她哭的累到不行不小心睡过去,不知过了多久,她被门外一声惊叫惊醒:“叶队大半夜的你蹲这儿干吗呢!?”

估计是其他队员半夜去洗手间时被吓到了。

难道……不会吧!

苏沐橙胡乱拢了一下长发冲过去打开了门,门外的叶修几乎是同时迅速站起来:“沐橙!……哦,那个……”他端详着女孩肿肿的眼睛,摇摇头叹了口气:“这场怪我。”

紧跟着他用同样熬得通红的双眼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通后长舒了一口气:“我说你也别不开门啊!哎哟没事就好吓死哥了……”

苏沐橙的委屈和后悔又翻涌了上来,抓着叶修的胳膊哇的又哭了。

 

“本来觉得我已经不小了,不会让你看见我哭,也不想看到你笨拙地安慰不到我一脸自责的样子,结果要哭的时候还是忍不住。”

送走叶修后,苏沐橙紧咬着下唇走完了长长的一段走廊,终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连妆都没卸就咚地把自己摔进了被子团里。棉被沾上人的体温很暖和,和叶修以前摸她的头或是和她击掌时的温度一样,可是那双手现在一定很凉。

此刻苏沐橙感受到的温暖却让她好容易憋回去的眼泪又滚了下来,因为她又忍不住地想到,叶修走的时候都没来得及带伞。

他真的离开了。

苏沐橙意识到,不会再有人在自己门外等到半夜,只为了送上句笨的不忍吐槽的安慰了。

 过了多久呢,不在叶修身边的日子。

 “胜出者,苏沐橙!”

比赛场馆内的分贝随着苏沐橙走出比赛包厢到达了新的高度,粉丝们有节奏地呼喊着她的名字,无数道视线集中在她所处的方向。被欢呼的主角只是默默垂着眼睫,平静地走回嘉世选手席那片虚假的掌声。

又过了多久呢?

“胜出者,苏沐橙!”

苏沐橙走出了比赛席。不顾场上观众们拍的犹豫的掌声,不顾各种各样目光的洗礼,苏沐橙走下比赛台,走向选手席。

而后,从嘉世选手席前径直穿过,一步未停,最后直到他的所在之处。

苏沐橙抬眼看向那个令人怀念的人,叶修也像以前一样以笑容迎接她,眼中没有一点意外,仿佛他也等这一刻等了很久一般。

我回来了。苏沐橙说。

我也回来了。叶修说。

苏沐橙突然有点想哭,连忙把头向叶修的身上藏去。后来一想有点儿又气又好笑,为什么伤心也哭开心也哭啊!自己是小孩子吗?所以说叶修果然一直都是对的呀。

 

思绪转回,可是这时眼前的叶修却说道:“沐橙,你不小了……”

“咦这台词不对啊~”苏沐橙狡黠地托着腮。“难道不该是‘沐橙,你还太小’吗噗…”

出现了出现了,叶修的无奈脸!

“好啦好啦,所以你到底想说什么?”苏沐橙暗暗把手伸进包里,摸了摸,嗯好好的带着呢……

叶修却也是一脸“世界好大天好高”的顾左右而言他的态度,十分可疑。半晌他说:“那啥……沐橙你不是也说有事要商量吗你先说你先说,真的,怕哥先说完你脑子就不能用了。”

“不行呀,我也怕我说完你手都僵的打不了荣耀了。”

“开玩笑!当年哥离开嘉世披着鹅毛大雪进兴欣时候,手冻僵了照样秒杀对手,不信你去问老板娘。”

“叶修大神堕落了啊~虐菜都能拿来吹?”

“咳咳……”“咳咳……”两人同时收声,沉默数秒。

同时感到了沉默是今晚的康桥般的尴尬……

“其实……”“就是……”

“你先说……”“你先说吧”

“那我说了啊……”“呃好……”

同时住口,他们笑成一团。

“喜欢你很久了。”

 

同时掏出了礼物,然后终于不再镜像了。叶修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枚最没新意的戒指。苏沐橙的大盒子里是个造型非常狂炫帅酷叼的烟灰缸。

 

“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呀?”苏沐橙眉眼弯弯。叶修故作镇定地清了清嗓子。

“什么时候?嗯……第一次见面?哎哎哎但是先说好啊那时哥只是单纯觉得这小姑娘长得真厉害,真的。”

“你是包子吗?”苏沐橙笑着吐槽道。

“说实话。”叶修一脸老老实实:“忘了,真的忘了,因为真的是自然而然地觉得,大概是离不开你了。”

“叶修大大认栽了吧~”苏沐橙如此答道,并把自己的左手伸了过去。

“诶这次怎么没哭?”叶修给她套上戒指以后直接就十指相扣地抓住不松手了。

因为终于长大了嘛。到了能嫁你的岁数啦。

 

 

 


END,一个非常我流的题目和结尾

评论(10)

热度(146)